文学史

序章

从明治维新到二次大战,日本社会走过了一个向现代急行军的八十年。在这毁誉半参的八十年之中,有太多的东西值得总结。小女子不才,欲窥一斑而知全豹,平日又以文学青年自居,故整理日本近现代文学史料,与诸君分享。

日本文学,正如其社会文化——左手菊花,右手十字架——静脉里流淌着儒家的仁义,动脉里奔涌着欧洲的人文,又带着日本传统的淡淡的悲伤意味,散发着不同于欧洲和中国文学的魅力。日本近代文学,上承江户时代的风俗文学,下启战后蹒跚起步的现代文学,从二叶亭四迷写出近代第一部带有启蒙性质的现实主义小说《浮云》,到明星派,白桦派,新思潮派的相继崛起,中间有夏目漱石和芥川龙之介两位大师的求索与思考,也有二战导致许多作家被迫从军,文坛陷入冷寂的悲怆。那么,就让某娜带着诸君,细细的品味这不平凡的八十年。 二叶亭四迷与《浮云》

二叶亭四迷,日本作家,俄罗斯文学翻译家。本名长谷川辰之助,笔名二叶亭四迷。1864年4月4 日生于江户(今东京),卒于1909年5月10日。(“二叶亭四迷”在古日语中的隐喻为:见鬼去吧!「くたばってしめ(ま)え」选择这样的笔名,据说是因为不懂文学的父亲对自己搞文学不满曾这样骂过自己,另外也有自嘲的意思。)他启蒙于汉学,深谙儒家思想。1881年就读于东京外国语学校俄文科,受到俄国文学的熏陶和**民主主义思想的洗礼,遂选择了以改造社会为己任的现实主义文学道路。1886年发表第一篇文学评论《小说总论》。次年,一部实践这一文学理论的长篇小说《浮云》连续刊载。小说通过一个正直而有学问的青年,被政府机构排挤、被情人鄙弃的命运,披露了明治时代官场的腐败和人情的淡薄,揭示出封建传统与西方近代文明的矛盾,塑造了日本文学史上第一个不满现实却无力反抗的“多余人”形象,被誉为日本近代现实主义文学的开山之作。但小说问世时反响不大,于是他停止了小说的创作。此后,他当过官报局的翻译、编辑,陆军大学和东京外国语学校教师,还当过中国清朝北京警务学堂官员。20年中,翻译介绍了不少俄国文学作品。他的译文忠实原作,言文一致,颇受好评。1904~1905年前后,二叶亭四迷出任大阪《朝日新闻》驻东京特派记者。在报社同仁鼓动下,恢复了文学创作。1906年和1907年,连续发表了长篇小说《面影》和《平凡》。1908年,二叶亭四迷作为《朝日新闻》特派记者被派往俄国首都圣彼得堡,1909年5月10日,因肺病死于归国途中,葬于新加坡。1962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巩长金 、石坚白等译的《二叶亭四迷小说集》。

浮云(浮云ぅきぐも)简介:

主人公内海文叁出身在静冈县的旧武士家庭,他告别了乡下的老母,独自一人来到东京,寄宿在叔父园田孙兵卫家。完成学业之后,在机关里当上了一名小官吏。文三的叔父经常外出经商,家里只有婶母阿政和两个孩子(一个寄宿学校)。阿政是孙兵卫的后妻,一个典型的功利主义者、势利小人,开始她觉得文三颇有出息,意将比文三校5岁的女儿阿势许给文三。阿势长得很俊俏,自幼是母亲的掌上明珠,长大后成了一个娇纵任性的姑娘,她受到当时所谓的“文明开化”的社会风气的影响,接受了明治初期的资本主义新时代的教育,洋气十足。她靠着天生的小聪明,看上去学、艺兼优,实际上却很浅薄,并不很看重为人正直的文三。文三爱上了阿势,但始终没有勇气向她表明自己的爱慕之心,心情很抑郁。两年后,机关进行行政改革时,生来不擅溜须拍马、巴结上司的文三被免职了。阿政对文三的态度顿时一落千丈。文三被免职的第二天,她口出污言,骂了文三,以后经常指桑骂槐。阿势当时虽然为

文学史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