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2年奥运会史料

民国期刊类

《体育周报》

好,且提今春在美举行的沃林匹克世界运动会来说罢,英法美德的努力,不用说了,新兴的东邻,亦在报章上大宣特宣的预想着他们可以夺定的几种锦标呢?中国很自傲的,意谓足球是有把握的。但连报名却还没有资格,遑论比赛了。

但话又得说回来了,体育事业的办得没有成绩,并不是我国唯一的乏脸事体,但我们终得常常追念往事,才能成功于将来呢!所以要谈到今后之中国体育,非把年来观察所及,各种认为缺憾的地方,提出来讨论不可:

第一,我意以为运动的范围,不宜限于学校,应该推而广之,须普遍于全社会,使她有社会性才对。换句话说,即是社会的农工商各界,都要自己出些款,皆奏和人才来,组织业余团体,常比赛,多练习。

第二,我意以为运动的标准,不应该集中在大会的竞赛和锦标的夺得。应当视若日常生活的一种习惯,常常练习,使技术精绝出众。对身心两方面,应当同时注重。

第三,我既把运动的标准,这样的严格地定了,反之,我对于她的宗旨,读者一定也可想见是极单纯而明显的,就是尽己之所能,不断地求技术的烂熟,按步就班,脚踏实地的去做,对于现下青年男女,以此当作一种时髦或虚浮,我是决断不赞成的。

第四,去了运动的范围,标准和宗旨,再从微细的方面考察,觉得观众的程度,却实在太浅薄了,给甲方助兴的观众,常常再乙方失败的时候,加以恶意的喝彩,所谓喊倒好。加之,国内近年,竞发现了许多观众殴打裁判员的事,这更是中国体育界的不幸,我们应当注意和改正才好。

第五,末了,我意以为运动之振兴,虽赖人民的自动奋发,但正确的宣传,是更不可少的,现在天津的热心体育同志,倡办是刊,想对于这点,认识一定非常清楚,希望大家努力,为我国体育界放一异彩。最后,我对于各运动员,希望他们要身脑兼用,道德和技能并重,则将来中国的体育发达,是非常有望的。

张伯苓:《今后之我国体育》,《体育周报》创刊号,第1页,民国二十一年二月六日。

中国若是能出席这次欧林匹克世界运动大会的话,其所能参与的项目,也不过是足球一项;而幸运又不佳,这次节目中却又没有这一项比赛,于是我们是不参与了。但为什么足球不得列入比赛程序中呢?说起来话倒很有趣,而其实乃业余与职业比赛冲突的一幕有趣剧罢了。有许多人意为美国足球协会应当负责把这有趣的足球赛革去的,因为协会的态度是赞成给予足球员一些金钱的报酬的来偿他们时间和薪水的损失。当国际欧林匹克大会于1926年在拍阑轧开会的时候,其中有一项重要的决议,就是说凡参与欧林匹克运动大会运动员,不得因其时间或薪金的损失,用间接或直接的方法,应其得些金钱的报酬。这个议案在1930年在柏林开大会时仍然由大多数的赞成把它维持的。美国欧林匹克委员组织洛杉矶组织委员会同美国足球协会自然是不能从中破坏的,对于这个议案,却视之若神圣的,当时捣乱鬼究竟是谁呢?是有名的万国足球联合会(以下21页),所谓fifa是也。它曾运动国际欧林匹克委员组在某种条件之下,须予参与足球比赛的球员一种特别的经济帮忙。依大会的组织法,这个国际欧林匹克委员组是最高的机关,对于业余运动员的法定资格自有最后的话说,所谓FIFA像别的专门技术联合会的性质一样,不过于行政或技术两项上,给它一些顾问或参议的特权。所以关于足球比赛是否以列入比赛程序之一,它是无权决定的。但也因为这个原故这两个机关遂起了一种隔膜或是冲突了。在1930年4月25日,当国际欧林匹克委员组在勃

1932年奥运会史料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