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剧本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剧本

无政府主义者属意外死亡左派艺术家属意中死亡

[说明]《无政府主义者属意外死亡左派艺术家属意中死亡》是黄纪苏创作的戏剧剧本。这个剧本从意大利游吟诗人达里奥. 福的《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出发,作了相关问题的更为广泛和深刻的探讨。剧情完全是新创的,与达剧无关。但是,关于正义与邪恶,关于穷人与富人,关于人性与奴性,关于生产与分配等等诸多在现代社会更为突出而又被帝国主义集团及其帮凶、走狗们竭尽所能歪曲、掩盖的矛盾,是每一个真正具有良知和革命精神的文艺工作者无法回避的共同主题。如果说,黄纪苏和达里奥. 福有什么共通的地方,这就是他们的共通之处。不论是在意大利,还是在中国;不论是在中世纪,还是在二十一世纪的前夜,一切人民的作家总是因为压迫和奴役生活在同一个血缘家族里,都是因为不屈和反抗战斗在同一条战壕里。

一九九八年秋天,在北京儿童艺术剧场上演的托名达里奥. 福的《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的话剧就是依据的黄纪苏创作的这个剧本。

无政府主义者属意外死亡、左派艺术家属意中死亡

编剧:黄纪苏

序幕

惊红骇绿的标语、大小字报横七竖八地贴满剧场,火药味刺鼻,不过用的净是些读不懂的文字如西夏文、土火罗文,以及片言只语的汉文“联合起来”、“砸烂”、“万炮”、“火烧”“油炸”“全无敌”之类。漫画也多为变了形的。(以上可由演职人员拎着浆糊桶用扫帚当场刷贴,也可事先贴好在那里)

甲乙二说唱人各弹一吉它从舞台两侧登场,唱着“人生一台戏”之类的老调,缓缓来到舞台中间,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台上台下、演的看的、虚的实的、真的假的这些艺人们的日常话头。少不了发些牢骚,例如,老跑龙套不行,左邻右舍的大人孩子都不把你当个正经人看待,当明星也不好,天南海北什么瘪三都用臭意念来浑身上下地摸你。到后来他们又老王卖瓜,说在一个你是你、我是我、谁不关心谁、谁也不理解谁的世界里,也就是演员这路人,能用自己的嘴抒别人的情而不收劳务费,让别人的魂附自己的体而不必交房租。

乙:(拍拍甲的胸脯问)那你今晚代表哪个?

甲:是意大利某剧院的小丑演员,叫达里奥?福。(指指乙的便便大腹问)你呢?

乙:世界大舞台的主持人、历史连续剧的总监制(说到此处俨然进入了角色)、那个达什么的老板。(经甲纠正)达里奥?福。既然也是这个行道的,想必是空长了一副皮囊,装着些乱七八糟的别人--我(稍回到演员的身份)也是一样。(以下一段甲乙此说彼应,语速加快)

甲:(拍胸脯)代表吃不饱饭的

乙:(拍胸脯)代表抽油去脂的

甲:(拍胸脯)娶不起老婆的

乙:(拍胸脯)急需补肾的

甲:(拍胸脯)有理没处讲的

乙:(拍胸脯)买断电视频道的

甲:(拍胸脯)有冤没处伸的

乙:(拍胸脯)警车开路的

甲:(拍胸脯)八口人住一间屋的

乙:(拍胸脯)一个人住八套房的

甲:(拍胸脯)为交学费祖孙三代背一夏天沙子的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剧本 (共18页,当前第1页)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剧本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