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摩经略疏垂裕记

维摩经略疏垂裕记

维摩经略疏垂裕记.txt爱人是路,朋友是树,人生只有一条路,一条路上多棵树,有钱的时候莫忘路,缺钱的时候靠靠树,幸福的时候别迷路,休息的时候靠靠树!

  维摩经略疏垂裕记序

  吾祖智者着疏申经其文弥广。而荆溪撰记解疏其文弥略者何(疏三十四卷记三卷)盖于疏文有意乎删削故。不暇详悉也。自时。厥后略疏成而盛行于代。后世童蒙执记寻疏。而文义回互难以措怀。又其间所谈理事记有不释者。往往闻其率情谬说多矣。至若依正相在之义心外无境之谈布在斯文。明犹指掌。而翻谓无情无成佛义。其谬一也。通相三观既昧阶位莫定其人。其谬二也。三种羯磨不本律部。妄为之说。其谬三也。周时佛兴星陨如雨。大师正指佛生二庄之世。而竞以昭王二十四年解之。其谬四也。其间方伯连师之名讲武治兵之说罔测所自。故多穿凿。其谬五也。略数之凡五不韪。且古人有言曰。子既生不免水火母之罪也。成童不就师传父之罪也。就师学问无方心志不通师之罪也。以吾志图训诱安得不辞而辟之引而伸之。晦者使之明窒者使之通。俾吾智者荆溪之道昭昭然若仰天庭而睹白日。且不为昏情所隐也属讲训多故。莫谐执笔。大中祥符八年青龙在乙卯。秋九月自钱唐泛舟西迈访故人奉蟾于吴兴武康之龙山兰若。得上方而居焉。其堂阁蹇产林泉岑寂。左顾叠嶂接法瑶之小山(高僧法瑶宋元嘉中尚书沈演之请住武康小山寺撰述涅槃等疏)下瞰平波浸防风之故邑(地有封禺二山。昔吴王夫差问仲尼。防风何守。曰[泳-永+壬]芒氏之君守封禺山者)既饶胜概且远嚣俗。香火有暇宜事笔削。乃寻绎略疏别为解释。其荆溪旧记或与略疏符合者则随段引用。又有道暹法师者。乃荆溪之门人。亦尝撰记虽解义无取而援据。或当今择善而从之例皆标指名目。贵分今古彼类康成之注传尽与服虔。此非郭象之窃名不言向秀。于十月十二日染翰十二月十三日绝笔。凡为十卷。号垂裕记。盖垂优裕之道以示子孙俾无向者之五谬耳。若呈诸达人则吾岂敢。或曰。明敏之徒寻荆溪记自得微旨。岂待子之详载然后离谬乎。则子之功无所施也。对曰。夫警昏睡也轻者则怡声重者则大呼。及其觉之一也。噫荆溪既怡声于前。今吾也大呼于后。及其击蒙发覆自见其异不异也。



  维摩经略疏垂裕记卷第一

  钱唐沙门释智圆述

  释维摩疏分二。初序二。初梁肃为序。二荆溪自序。初文二。初序题。

  维摩经略疏序 维摩者具云维摩罗诘。此云净名。净即真身。名即应身。真即所证之理。应即所现之身。经者训法训常。法则群机所轨。常则百王不易。此诠净名阐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维摩经略疏垂裕记 (共9页,当前第1页)

维摩经略疏垂裕记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