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 守 校 园 (散文诗)(张钢民)每年,在绿意葱笼的七月,我们朝夕相伴的学生毕业了,

相 守 校 园 (散文诗)(张钢民)每年,在绿意葱笼的七月,我们朝夕相伴的学生毕业了,

相 守 校 园 (散文诗)

(张钢民)每年,在绿意葱笼的七月,我们朝夕相伴的学生毕业了,

(曾米鲁)每年,在金风送爽的九月,我们素未谋面的学生又来了。

(众 合) 就这样,来了,走了,走了,又来了,一批又一批,一年又一年...... (张钢民)校园仿佛是不动的营盘,永远有流水般的学生。

(曾米鲁)校园又仿佛是长满芳草的驿站,永远有鲜艳的花季和越变越美的容颜。 (男 合) 校园在自己的季节里播种,智慧就在这里萌生,

(女 合) 校园也在自己的季节里开花,梦想就在这里实现。

(娜 仁) 我已经送走了28届学生,工作了28年,

(赵建英)我已经送走了15届学生,工作了15年,

(吴 蕾) 我送走了三届学生,刚刚工作三年。

(众 合)是啊!贯穿在时光悠长的索链上,谁都会衰老, 但永保着鲜活和年轻,让人神往的,惟有校园!

(张钢民)记得28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我,

怀揣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踏进了一所背倚大青山的学校。

一排排的砖瓦平房,是教室和宿舍,一块不大的黄土地,成了简易的篮球场。

几张泛旧的长条桌上,摆放着石英管和试剂瓶,那是我们的实验室。

没有什么专门的会议室,食堂就是礼堂。

(曾米鲁)春天,黄沙滚滚,室外体育课让同学们跃跃欲试,兴奋不已,

冬天,寒风瑟瑟,教室里的火炉也让师生暖意融融,幸福异常。

校园里一棵棵萌发的小草,让我们充满了对生命的美好憧憬,

冬雪后一串串凌乱的脚印,是我们师生亲如手足的见证。

说实话,当时年轻的我曾经有过离开这所学校的想法,

(杨振华)我也有过改行从政、远走他乡的念头,

(曾米鲁)是学生那求知的眼神挽留了我即将迈出的脚步,是老校长的一番话: (杨振华)“三十年后,我们会成为内蒙古第一所商业大学”,

(曾米鲁)让我年轻的心,(合)又一次开始了蓬勃的跳动。

(李 丽)记得15年前我来的时候,学校已经搬迁到了市区。

相 守 校 园 (散文诗)(张钢民)每年,在绿意葱笼的七月,我们朝夕相伴的学生毕业了,

相 守 校 园 (散文诗)(张钢民)每年,在绿意葱笼的七月,我们朝夕相伴的学生毕业了,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