矶崎新

为中国而设计之矶崎新与喜马拉雅中心(下)

为中国而设计之矶崎新与喜马拉雅中心(下)

解说词:为中国而设计之矶崎新与喜马拉雅中心下集。这是一座充满神秘色彩的奇异建筑,他用一个来自雪域高原的名字,这是一个即将成为上海新地标的划时代杰作。他出自一位鹤立独行的建筑大师之手,他的设计曾以离奇古怪而闻名于世,这一次他的妙想将在中国成为一座真正的精神巨作。2002年西班牙《世界报》发表了评论,宣称中国的上海是全球建造摩天楼最多的城市,正当上海市民为此自豪的时候,一位年逾七旬的老人却针对这些高耸人云的摩登建筑,发表了激烈的言辞,他就是著名的日本建筑师矶崎新。

2002年的上海艺术双年展上,矶崎新在众多国际媒体面前公开批评了上海的当代建筑,他认为上海有建筑,但没有艺术,在造型设计方面上海只是个胆小的巨人,同时他还表示,上海建筑的现状是出于人们对曼哈顿和拉斯维加斯这些大都市过于钟爱,因为有这样的趣味所以造成中国目前,以固定的几种模式建造城市,只有除去这些趣味中国建筑才有希望。于是许多上海人都想知道,矶崎新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会这样批评他们生活的城市。 王明贤:表面看他是一个非常普普通通的一个老头,但是实际上他又是世界上那么知名的建筑师。

方振宁:他认为上海建筑都是很多建筑都是垃圾,都是二三流的。

戴志康:矶崎新原来给上海的现代建筑打了基本上是不及格的。

方振宁:他对社会有一种责任感,你看很多外国建筑到中国,他们对中国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发言吧,但矶崎新每次来他都会有一些发言,而且他都是直率的,他根本不想到这会得罪人。

解说词:2005年4月8日,另一则报道同样引起了上海人的兴趣,500名身份各异的普通市民,登上位于浦东方甸路口的一座特殊的脚手架,其实这个被媒体描述为十分火爆的活动并不是一次行为艺术,而是一座被命名为喜马拉雅中心的建筑的奠基仪式。这个建筑的设计者就是那位曾激烈批评过上海的矶崎新,让许多人都没想到的是这个素以未建成的而著名的建筑师,这次真的要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三年前他的言行不是纸上谈兵,更多的让想知道这个被称为喜马拉雅中心的建筑与那些摩登建筑相比到底有哪些不同之处呢?从三维动画上看这个建筑的总体外观,有一些像中国的汉字双喜字在两个方形大楼底部的墙面上,布满了一些形似汉字,但又并非文字的古怪符号,矶崎新称它们为天书。在天书的中间分布着许多不规则的异型体,它们崎岖蜿蜒并相互交错,矶崎新给它起名为林,整个建筑更像是后现代艺术家的装置作品,人们很难理解这些古怪的符号和奇异的造型中到底隐藏着哪些含义?那么,矶崎新设计这个建筑的目的是什么?在上海又是谁在为这个著名的未建成大师设计的与众不同的建筑埋单呢?

2001年一个名叫戴志康的民营企业家在方甸路梅花路口购置了一块建设用地,由于对艺术一直很有兴趣,他打算利用这一块地皮尝试修建一处文化设施。

戴志康:大家都觉得这个地方,虽然已经有点名气了,改革开放这个造了很多房子,但觉得浦东没文化上海人还是看不起浦东,老上海人看不起浦东,我们的新上海人呢还比较扎堆浦东,所以就是说,哎,搞了艺术馆应该是我们可以做的。

解说词:在戴志康看来按照当时的建筑标准和成本预算,如果要建造一座占地面积达到2800多平方米,并且具备完善展览功能的单体艺术馆,只需要投资三千到五千万元,就在戴志康向建筑界的朋友们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后不久,他没有想到这个消息竟然引起了包括中国国家大剧院的设计者安德鲁在内的一些国际著名建筑师的兴趣。从朋友们的嘴里他也第一次的听到了日本建筑师矶崎新的名字。

戴志康:亚洲谁可以来承担我们的项目,我们说矶崎新是最好的,那么就上他们把那个矶崎新的资料我看了一下,我感觉对,就是这个人,我们要找他。

解说词:于是戴志康一口回绝了安德鲁等国际知名的建筑师,把目光投向了同是东方人的矶崎新,很快,两人约定了第一次会面的时间。

戴志康:他说你一个文化商人要一个文化设施,同时要把商业和文化融合在一起,你要把它做成功,他说这一件事情我也没有遇到,他说我认为这可能是今后的一个方向,我愿意去尝试。

解说词:这一次会面之后,矶崎新很快就拿出了一个方案,整个建筑由两个立方体与一种类似于林木的异型体构成,两个立方体分别是文化酒店预创意工作空间,不规则的林木结构中包含美术馆与演艺娱乐设施,林木结构的空隙里则是开放的城市文化广场,这个造型奇

矶崎新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