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欣赏的树上村树的跑步的意义

跑步 健康的简单方式

我欣赏的树上村树的跑步的意义

村上春树:跑步时我身处宁静之地2009-07-03

2008年初,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新书《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德文版发行之前,《明镜》周刊对村上进行的一次采访。59岁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树(Haruki Murakami)是一位马拉松健将。他关于跑步的回想录前不久刚刚译成德文。在以下《明镜》周刊的采访中,他谈起作家和长跑者的孤独。

明镜:村上先生,写小说和跑马拉松,哪个更难一些?

村上:写作是件很有趣的事——至少大多数情况下如此。我每天写作四小时,然后去跑步。按照老习惯,每天跑10公里(6.2英里)。这个距离比较容易跑下来。而一口气跑完42.195公里(26英里)则要困难得多。不过,困难正是我所希求的东西。一种我有意加诸自身的痛苦。对我而言这是跑马拉松最重要的一方面。

明镜:那么,哪种感觉更好,完成一部书稿还是冲过马拉松的终点线?

村上:为一部小说画上句号就像生下一个孩子,诞生的那个时刻无与伦比。一个幸运的作家一生也许能写出12部长篇小说。不知道我的身体里还有多少部好作品,但愿还有四五部吧。但是跑步时我感觉不到这种限制。差不多每四年,我就会出一本大部头的小说,但是每年我都要跑一次10公里赛、一次半程马拉松和一次全程马拉松。现在我已经跑过27个马拉松赛了,最近的一次就在一月份。第28、29和30个也会顺理成章地到来吧。

明镜:您新书的德语版下周一就要上市了,书中描写了您成为跑者的经历,也讨论了跑步对于您写作的重要性。您为什么会写这么一部自传性的作品?

村上:自从我第一次开始跑步——那是25年前,1982年的秋天——我就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要从事这样一项运动。为什么不去踢足球?为什么我作为严肃作家的生活恰好始于我开始跑步的那一天?往往只有将思想诉诸笔下,我才能理解事物。我发现,写跑步时我开始写我自己。

明镜:您是为什么开始跑步的?

村上:我想减肥。刚刚成为作家的那几年,我吸烟吸得很凶,差不多一天要吸60支,借此来集中精力写作。吸烟让我的牙齿和手指甲都变黄了。33岁时,我决定戒烟,结果腰胯周围冒出不少赘肉。于是我开始跑步。在我看来跑步是最可行的减肥方式。

明镜:为什么?

村上:集体性的运动不对我胃口。我发现,假如我能按照自己的步伐来做一件事,一切就都会变得轻松很多。而且,跑步用不着同伴,也不像打网球那样需要特别的场地。你只要有一双跑鞋就够了。柔道也不适合我;我不是斗士。而长跑无关乎战胜别人。你唯一的对手就是自己,不涉及其他任何人,然而你会处于一种内在的斗争之中:我比上一次更强了吗?一次

我欣赏的树上村树的跑步的意义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