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代价

成长的代价

看了《变形计》,看了那些大山里的孩子,我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我的童年。

我已记不起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慢慢的懂事,开始学会思考人生。也可能算不上思考人生,或许只是对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一点点想法。以前,我盼望快点长大,现在,我却感叹时光如此匆匆。曾经,以为长大了可以做很多的事,而现在,自己还是那么的无能。曾经以为,长大了,梦想就可以实现了,现在才知道,长大了,梦想不但没有实现烦恼却越来越多了。我怀念那个无忧无愁的童年,那个辛酸却快乐着的童年。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我在不经意间确已翻过了好多页;剩下的该怎样去品读,还需要我认真地对待。一生太短,我怕来不及后悔和遗憾却已悄悄走过。

那一年,我大概三四岁。

记忆中篱笆和木板拼凑的最初的家。听说,那时爷爷奶奶对妈妈不好。因为父亲母亲都要干活,我和姐姐还有妹妹每天吃完早饭之后就到外婆家;有时候饿了,外婆就煮稀饭给我们吃。自从分了家,妈妈的生活才开始改变;也许也是我们的生活才开始改变。听妈妈说,爷爷奶奶有多余的瓦片也不给我们。五个人挤在十几平米的空间生活了两年。那时最深刻是那两头大白猪,或许它们本身并不大,而是那时候的我太小,现在也只是有一些零碎的记忆。

那一年,我四五岁。

曾经的那座黄土房已经渐渐从记忆中消失,和童年一样不知不觉的消失掉。四堵土墙,两面篷布。那个依稀的房子却是满满的装着我童年的时光。一个房间,两张床,五个人,一个灶,一个火坑,就这样度过了很长却又很短的一段时光。记忆中的那个晚上,狂风暴雨。半夜,我跌床了;那时,我不知道冷,我只知道哭。母亲用一张烂布擦去我身上的水,然后把我放在干燥的地方。很多个那样的夜晚,我没睡好,母亲没睡好,我们一家人都没睡好。后来有了一点钱,父亲买了瓦,青黑色的瓦房子总算像样点了。记忆中那瓦沟和瓦缝正如记忆层叠,揭开那瓦片,就如一点一点的揭开记忆。

那一年,我五六岁,姐姐六七岁。

那时候,姐姐一个人去放羊,母亲叫我和姐姐一起去,我没有去;后来母亲用板栗哄我去,我还是没去。现在想起来,姐姐真够可怜。六岁一个人去离家几公里的地方放羊,回来还要做饭等父母回来。那时候,用心酸已不足以形容生活,却也找不到更合适的词语。

后来,我长大了,我七八岁,妹妹也六七岁。

我们三姐弟妹走到哪儿都是一起的,放羊、煮饭、找猪菜、上学、一起打闹。。。曾经打闹就算是因为弄假成真,也曾经很多次让彼此留下委屈的泪水,因为淘气,因为不懂事,所以那段时光更显弥足珍贵。

后来,我们被迫到了乡里读书。那一年,我十一岁。

我本来五岁已经上学了,但是后来父亲觉得我太小,读了一个学期又让我回家休学了一年;所以,我正式读一年级,姐姐已经三年级了。我在我们寨子读到四年级,后来学校就不办了。姐姐上初中了,妹妹和我上就到乡里的中心校。周五下午五点就放学了。我们三姐弟妹放学后直接跋涉两小时的山路回家,星期天再回学校。回校时我们总是要忙到三四点。因为姐姐和妹妹要把家里积累一个周的衣服全都洗完,而我就簸米准备拿去学校,之后做饭等姐姐和妹妹洗完然后一起吃饭。每次到学校都是五六点这样。背着七八斤的行李跋涉了两个多小时,很累;所以到学校之后首先就是睡一觉,有时候一睡已经第二天。姐姐和我初中都是在乡下读,所以这样的生活姐姐经历了四年,而我经历了五年;妹妹初中到县里都,所以经历了五年(妹妹二年级就到乡里都小学)。

后来,因为读书,我们三姐弟妹分开了;各自都怀揣着不同的梦想奔向不同的远方。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成长的代价 (共2页,当前第1页)

成长的代价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