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德黑兰》抓住了一段湮没的历史

《逃离德黑兰》抓住了一段湮没的历史

《逃离德黑兰》抓住了一段湮没的历史

华盛顿——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遭占领事件使整个美国心痛了好几个月,这个事件过去了33年后,终于获得了好莱坞的注意。但它没有关注被关押了14个月的五十二名美国人,却聚焦在一个被亲历者称之为“脚注”的事件上面——六名使馆工作人员的逃离。

星期五上映的电影《逃离德黑兰》(Argo)这个偏离中心的主题并没有被许多曾经的人质批评,因为他们在聚光灯下的日子(或者更准确地说,他们的444天)现在已经处于记忆的边缘;因为事情发生得太早,更年轻的美国人对此根本就没有任何记忆。他们非常高兴能被记住,即便是作为别人故事的背景。

时光飞逝的感觉让大卫·罗德尔(David M. Roeder)感触良多,他是一名退休的空军上校,几年前曾与一些其他前人质一起就他们的经历在美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上作证。他回忆一个来自爱荷华的代表对他说,“他最尊敬的就是我们,他一直记得,是因为事件发生时他还在上小学。”

前人质们认为这个电影稍微有点奇怪,因为《逃离德黑兰》是基于这样一个故事:六名使馆工作人员假扮成学生,在1979年11月4日从占领了大使馆的伊朗人眼皮底下逃走,在加拿大外交官的保护下躲藏了起来, 3个月后偷偷溜出这个国家,这次德黑兰危机一直持续了14个月。

这六个人在白宫受到了总统吉米·卡特的欢迎,而他们的回归也被视为在那段残酷的时间里少有的一个亮点,整个美国都在担心人质会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逃离德黑兰》抓住了一段湮没的历史 (共18页,当前第1页)

《逃离德黑兰》抓住了一段湮没的历史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