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新时期中美汇率之争

形势与政策 论新时期中美汇率之争

论新时期中美汇率之争

最近,对于人民币汇率问题会不会引爆中美贸易战的争论非常激烈,唇枪舌战、火药味十足。

争论的起因是,美国急于改变当前贸易失衡和经济结构不满意的现状,以中国的贸易顺差作为突破口向人民币汇率发难,把全球经济失衡和美国失业率攀升归咎于中国的汇率政策,更有所谓的“数据”支持。如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预估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被低估40%,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把美国在金融危机期间损失的140万以上的就业岗位归咎于人民币汇率低估。

然而人民币升值后真能解决美国的就业问题和贸易问题吗?

目前美国已转型为以服务业为主的国家,传统制造业的比较优势已不复存在,如若仅从人民币升值考虑,虽会导致中国出口商品行业竞争力下降,但也只是使这些出口产业和就业机会流向其他发展中国家,所以人民币升值难以减美国贸易逆差,美国的整体贸易赤字绝不可能因此而减少。

温总理也对外界普遍关注的人民币汇率与刺激政策何时推出做出回应,表示人民币币值没有低估。他指出,根据对去年37个国家对中国出口情况的统计,其中有16个国家对中国的出口是增长的。中国已经成为周边国家包括日本、韩国的出口市场,也成为欧美的出口市场。在世界经济极为困难的时期,人民币并没有贬值,而实际有效汇率升值14.5%。 综上所述,人民币升值显然不可能解决美国的就业问题和贸易问题。所以下文中,我将从中美两国的经济结构方面来分析美国向人民币汇率发难的真正原因。

中国改革开放的前20年,中国实行人民币与美国挂钩的汇率政策,人民币汇率从1978年的1:1.7一直贬值到1994年1:8.7,随后基本上固定在8.3水平上,那时美国政府很少插足人民币汇率之事。而在2001年后,美国政府为转移国内经济矛盾和阻止经济下滑,迫使人民币汇率升值。从2005年6月起至2008年7月,人民币的名义汇率累计升值了21%;2006年汇率改革进一步升至1775亿美元;2007年更高达2622亿美元。

然而从客观角度来看,汇率之争与中美两国经济结构和世界经济格局变化密切相关,是国际经济力量对比发生变化和世界经济失衡的自然反应,是中美两国经济结构失衡和矛盾长期积累的结果。

上世纪90年代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体系的崩溃,形成了一霸多强的政治格局。以计算机和互联网技术为代表的新经济,让美国经济实现了连续十年的高增长。这两件事使美国滋长了其独步天下的野心。但是,2001年之后互联网泡沫的破灭、9·11事件和中国加入WTO,打破了世界政治经济的既有格局,击碎了美国单极世界的梦想。连年的反恐战争更是消耗了美国的政治资源和经济资源,巨额的军费开支让美国背上了巨额财政赤字的负担。以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崛起和美国的传统制造业竞争力相对下降,迫使美国的生产线向中国和其他国家转移。制造业转移使美国产业空洞化现象日益严重,失业率居高不下,政府税收锐减。由于服务业的相对封闭属性和人口流动的限制,美国必须倚重高科技产品的出口和持续的创新能力。然而技术创新和技术革命具有周期性和阶段性,美国不可能连续发动像计算机和互联网这样的技术革命。

近年来中国在传统制造业领域保持比较优势的同时,也在向美国、日本和欧洲等国家具有比较优势的高科技领域发起挑战,战略性新兴产业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我国在高速铁路领域经过多年的技术引进、消化吸收和自主创新已经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吉利收购沃尔沃100%股权标志着我国民营企业在掌握世界汽车领先技术方面跨越了一大步;我国已经开始研制大飞机项目研制并取得初步进展,如果在这方面有所突破,则美日欧等发达国家的高技术产品的生存空间将受到进一步的压缩。

由此看来,中美两国的经济结构性矛盾是显而易见的,中国的国力和产品竞争力相对上升,美国的传统优势和生存空间受到挤压,美国人危机感在上升,这种危机感正是敦促人民币升值的动因之一。

那么中国该如何应对中美汇率之争呢?可行的方法是中国既不承诺贬值、也不承诺升值,让人民币回归浮动汇率的轨道,甚至可以适当扩大浮动范围。如果人民币真的被低估了,

论新时期中美汇率之争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