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aking English with a Japanese mind

Speaking English with a Japanese mind

日本人在达到上学年龄后就要学英语,这些人在学会英语之后就可能用英语进行对外交流,但是他们所使用的英语要受到他们本民族的语言和文化的影响。因此这就会造成困扰和误解在与其他用英语的人交流时。

AM,当他作为索尼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时,在一次给美国的商学会做报告时他指出了这两种语言的明显差异。他举了一个例子,一个美国商人向他的一个日本生意上的伙伴提议了一项计划。可是当美国人完成时,日本人才开始谈论这个项目听起来多么有趣并且他们公司也有同样的想法。美国人认为这个项目肯定会被接受。但是随着辩论的拖延,美国人的关注也开始减弱,然后日本人说,不管怎样。

AM告诫说,接下来就是你要仔细听的时候了。因为真正的回答是在那个词语的后面。他经常告诫他的部下官员要用一种大多数的使用英语的人都习惯的方式说话,如果他想被别人理解。他还告诫说,在日本你可能是大多数,但是到了国外你就是一小部分。

要想用一种大多数人都能最大限度的理解你的方式说话需要更多的语法知识和大量的词汇。你必须对你所谈话的那个人的交流方式,社交礼仪,价值观等等很熟悉。

日本人的说话顺序正好和说英语的人相反。甚至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句子,比如英国人会说,你得带伞因为要下雨。而日本人会说,因为会下雨所以你要带伞。不管这种正常的表达方式的顺序是否会控制想法顺序还是什么,日本人这种用不同顺序的表达信息的方式会让那些说英语的国家的人且对日本语言不了解的人感到困惑。

另一个例子就是,一些说英语的日本人和美国的一些领导举行卫星电视会议来讨论两国间的经济和贸易关系。日本的参会者说着流利的英语,同时会被翻译成日语以供那些不懂得英语的人理解。美国人,当然了,说的话也要被翻译成日语。然而,对于那些想听到用原汁原味的讨论的人来说,多路传输声音系统提供了条件。

在讨论期间,一个美国人问道汇率的变化是否会导致美元的贬值进而严重影响到日本对美国的出口呢。这个问题被直接传送到日本的一个参会者那里。那个日本人首先通过解说日本支持和促进贸易自由的政策来做出了答复。然后他又讲了日本政府通过重组工业企业来应对汇率的变化所做出的努力。最终,他说日本会继续和美国保持良好的贸易关系。

电视屏幕的一部分显示了当日本参会者说完后美国人的脸庞。很明显可以看出,美国人很困惑,尽力在理解刚才发言者说的话语。他确实期待一个直接的答复,出口受影响或者出口不受影响这样的简洁的答案。

在同样的电视讨论中,一个美国人问道,对于美国人要改善贸易不平衡日本人认为应当怎么做。那个日本人的回答非常委婉,通过研发高质量的商品来吸引日本的消费者,学习日本的市场体系和网络分发。

很多能够说一口流利英语的日本人,发现自己常常被声东击西所责备。并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遵循英语表达方式的模式。但是有一个很明显的迹象。

除了词句的自然顺序和文化与说英语的国家相反以外,另外在日本和英语国度里还有一些基本的区别,那就是表达想法和信息的形式不同。

除了新加坡这样的国家以外,日本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国家。这样稠密的人口,贫乏的自然资源,地理上的隔离,佛教和儒家长期影响着人际关系,对生存的基本需求,铸就了日本人现在的言行举止模式。日本人要求关系融洽。

其他国度,当然也强调对和谐关系的渴望。然而,日本人对此更看重。很明显和谐支撑这种合作精神,加强团队整体,弘扬礼貌,为生存营造了良好的氛围,这种目的达多数的日本人都怀有。

语言风格被有意识的目标所引导是为了维持和谐的关系,这比大多数英语国度里还要强烈。这可以从日本人表达信息的次序上可以看出。首先给出背景信息,主要观点在最后是为了给最重要的信息作准备。说话人经历了导致结论的事情的进程。说话者因此假定听者通过经历相同的进程才能更好的理解结论。

尤其是,如果是对建议或问题的答复是否定的,回答通常是NO。

在日本有很多表达否定方式的说法而不用这个单词。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Speaking English with a Japanese mind (共2页,当前第1页)

Speaking English with a Japanese mind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