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子太极拳十三篇》文摘之二《别程序

《郑子太极拳自修新法》及《郑子太极拳十三篇》文摘之二《别程序》

《别程序》

《别程序》篇中,作者述太极拳之进程,分为天地人三阶。人阶为舒筋活血之运动,地阶为开关达节之运动,天阶为知觉作用之运动。人阶即练肢体之松柔。一般是先求上肢橙柔,次求下肢松柔,再求躯干之松柔。先易后难。地阶开关达节,指练气先从气沉丹田,到丹田积气之后、自然下达涌泉,上达劳官。到任脉气满,与静功一样,可以自然地通三关。

敬按:人的体质、气质千差万别,并非每一个人都一定能通三关。亦有学拳数周,即通三关者。

天阶即练神经触觉,劲与力大异,近世学者,盲从至死,不知劲之为用,可为浩叹。惟柔乃能与对手粘连相随。能粘连,则我之气与彼气相接触,欲测其气之动静,故日听。懂劲与昕劲有深浅精粗之别。气至化境,而进乎精神之作用,所谓无力之力,神力也。目之所注,神之所到,气已随之。气能运身,不待动心,而神可以挟气而行,是为神力。亦可谓之神速。谓太极拳到高深境界,轻与快耳。

《述口诀》

《述口诀》一篇中,作者说,从来武术家,得有妙法,多秘而不传,以致每每失其真传。今曼青之受于澄师者,未敢说尽其传。十余年来,每欲笔之于书,又恐传非其人,既而思之,善与人同,固吾所愿。乃谨录要诀十二则,此皆澄师所不轻易传人者。尚希世之贤哲龚豪,有以参证而广大之,使人人皆能祛’病延年,则民族幸甚。

一、曰松。澄师每日必重言十余次,要松、要松,要松净、要全身松开。反此则日,不松、不松就是挨打的架子。

二、曰沉。如能松透,即是沉。气沉则神凝,其用大矣。

三、曰分虚实。

四、曰虚灵顶劲。即顶劲虚灵耳。

五、曰磨转心不转。磨转者喻腰,心不转者乃气沉丹田之中定也。

六、曰似拉锯之揽雀尾。拉锯者,彼此用力均匀,则往复可以畅通无阻。此理在推手上,有二意:一曰舍己从人,顺其势,可以得化劲与走劲之妙用;二曰彼微动、己先动。此即彼欲用力推来时,则我亦先之以力拉回,彼拉去时,我亦先之以推送之去。

七、曰我不是肉架子,汝为什么挂在我身上。太极拳专尚松灵,最忌板滞。肉架上挂肉,便是死肉,又何有灵气之可言。

八、曰拨不倒、不倒翁。周身轻灵,其根在脚。非具有松、沉两种功夫,不易办到。

九、曰能发劲。劲由于筋,故柔的活的有弹性的是劲。何为发劲?做箭似的。发劲之法,要得机得势,由脚而腿而腰,总须完整一气。然得机得势,最难领略,拉锯式之作用中,确是有机有势存乎其问,因彼之欲进,我先知之,是为得机,彼既进既退,受制于我,是为得势。脚腿腰完整一气,一则是力聚,可以致远;一则是身不散乱,方可命中。

十、盘架子,要中正均匀。此中正均匀,看似平淡,却极难能。

十一、曰须认真。棚搬挤按须认真,若不认真,便都成了假的,拥不要拥到人家身上去,搌不要掘到自己身上来。按与挤皆不可失却中定。这是真的,否则便是假的。

十二、曰四两拨千斤。所谓牵动四两拨千斤者,只用四两劲牵动千斤,而后拨之,此牵与拨,是两事,非真以四两拨千斤也。如牛重千斤,绳重四两.牵之以其处、以其道,则可使之左右如意。如牵其角、其腿,不行也。牵之之劲,不可过重,重则彼知之,变化生矣。

以上种种,皆澄师口授指点之传于曼青者,不敢自秘,愿广其流传。幸世之同仁共勉之。最后,有作者之古诗一首,抄以作结。 《体用歌》

太极拳,十三式,妙在二气分阴阳,化生千亿归抱一。归抱一,太极拳,两仪四象浑无边,御风何似顶头悬。我有一转语,

《郑子太极拳十三篇》文摘之二《别程序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