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的爱与怨时间

沈从文的爱与怨时间:2010-03-07 23:34来源:《意林原创版》 作者:植 尚-

一个男人挑选什么样的妻子,决定他以后将过什么样的生活。然而,在爱情面前,很少有人去理智地分析尺长寸短,也很少有人能够坚决地在怦然心动之时果断地关闭情感的闸门。所以,这个世界上才会有那么多迷茫的错爱和长短不一的疏离与怨恨。沈从文和张兆和在生前,就是一对被搭错了红线的怨偶。

那时,张兆和是学校里出了名的美人,追随者甚众。毫无例外地,她的美丽,也让沈从文一见倾心。自古才子配佳人,按照世俗的眼光,他们似乎应该配成一对。可是,问题在于张兆和对沈从文毫无感觉。

别人的追求是低调内敛的,才子沈从文的爱却热烈而奔放,像开闸之水,不可收拾。尽管美人多骄,他也从不泄气,将对她的爱慕涂满信纸,句句都炙热得令人耳根羞涩。年轻的张兆和并不懂拒绝,只好以沉默抵抗,只字不回。沈从文却把这理解为默许或者纵容,他的信更频繁,也更深透。

为了接近张兆和,沈从文甚至和张兆和的闺密王华莲交上了朋友。信越写越多,沈从文也越发的沉不住气。有一次,他直言不讳地向王华莲探问张兆和的态度。王华莲的话很让沈从文失望:追求张兆和的男人没有一千,也有一百,她都不回信

情绪低落的沈从文时常将心中的郁结向好友胡适倾诉,可即便在最绝望的时候,他也没有停止鸿雁传情。沈从文的情书,并不一味铺张浓烈感情,他深谙娓娓道来的妙处,像是与张兆和讲道理。平淡的文字中,一种“舍你其谁”的韧性跃然纸上。

才子的策略有时候也有异于常人。沈从文见张兆和仍然不为所动,便抛出了软硬兼施的策略。硬的时候,他甚至恐吓她,扬言要自杀;软的时候,他表示,即使遭到拒绝,也没有什么关系,他会重新站立起来,做一个积极向上的人。然而,语气中对张兆和没有丝毫的放松。

爱情使这位青年才俊变成了极端痴狂的疯子的同时,也让他变成了奴隶!他在1931年6月的一封信中,居然向张兆和表示以做她的奴隶为己任。“莫生我的气,许我在梦里,用嘴吻你的脚,我的自卑处,是觉得如一个奴隶蹲到地下用嘴接近你的脚,也近于十分亵渎了你的”。

有让自己甘心做奴隶的女人,奴隶算什么?就是做牛做马,沈从文也会豁出去!

就这样,这个“顽固”的年轻作家,硬是凭着一股韧劲,将对他毫无感觉的张兆和追到了手。

如果婚姻是爱情的保鲜机器,能让时间的钟摆永远停在最甜蜜幸福的一刻,那么他们的结合便是万里长征的胜利终点。可是,婚姻却是更加残酷的现实生活的开始。

除了最初几年恩爱,余下的漫长的人生段落,他们始终处于疏离、斥责、怀疑、伤痛的阴影里。

北平失陷后,沈从文仓皇南逃,张兆和与两个孩子暂时留了下来。沈从文一个人在西南,经济拮据,经常向朋友借钱。张兆和时常在信中责备他生活奢侈,不是绅士却摆绅士的派头

沈从文的爱与怨时间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