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报案例:医疗事故鉴定结论不应成为裁判的唯一依据

医疗事故鉴定结论是医疗事故鉴定机构从医学角度对医疗行政责任的认定,其对医方的过错程度和因果关系的判定条件和标准与民事责任中对过错程度和因果关系的判定条件和标准是不同的,故医疗事故鉴定结论对于医疗机构责任程度的认定不是法院确定医疗事故民事赔偿责任的依据。

医疗事故鉴定结论不应成为裁判的唯一依据

裁判要旨 ——徐州中院判决朱学超与车辐山卫生院医疗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

医疗事故鉴定结论是医疗事故鉴定机构从医学角度对医疗行政责任的认定,其对医方的过错程度和因果关系的判定条件和标准与民事责任中对过错程度和因果关系的判定条件和标准是不同的,故医疗事故鉴定结论对于医疗机构责任程度的认定不是法院确定医疗事故民事赔偿责任的依据。

案情

2008年4月6日中午,在原告与同伴骑摩托车回家途中,因交通事故撞到树上,致原告左胫骨髁上开放性骨折、左胫骨粉碎性骨折、左膝部不全离断伤等,后被送至被告车辐山卫生院处抢救。被告车辐山卫生院对病人行左胫骨髁上骨折、左胫骨骨折神经血管切开探查术,后被告考虑到原告有神经和血管损伤可能,建议原告转院。后原告于当日22:40被送至徐州市中心医院治疗,于2008年4月7日进行清创、左腿动静脉移植吻合术、左股骨髁上骨折复位内固定术等,于2008年4月11日又进行左大腿中下1/3处截肢术。诉讼中,被告申请对本案是否构成医疗事故进行鉴定,2008年7月31日经徐州市医学会鉴定,作出徐州医鉴[2008]114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该鉴定书第八部分分析意见认为“ 1、股骨髁上骨折并发血管损伤未诊断明确,相应治疗不及时,患者失去最佳治疗时机,与肢体截肢有因果关系。2、患者原发损伤严重,与肢体截肢亦有因果关系。”;第九部分结论认为“本案例构成三级丁等医疗事故,医方负次要责任。”被告对该鉴定结论无异议。原告认可该鉴定的分析意见,但认为被告负主要责任。其后双方协商每具假肢费用按18000元计算。

裁判

江苏省邳州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在原告因事故受伤严重的情况下,被告对原告进行抢救治疗是正确的。但被告对原告的股骨髁上骨折并发血管损伤未诊断明确,治疗不及时,没有准确诊断并尽到专业上的注意义务,使原告的左腿丧失了治疗的最佳时机,造成原告左大腿中下1/3处截肢的严重后果。被告的治疗行为与原告的三级丁等医疗事故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对于导致原告身体残疾的严重后果,被告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医疗过失行为在医疗事故后果中的责任程度仅仅是确定具体赔偿数额的因素之一,而不是确定赔偿唯一依据。同时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具有专属性,并非是人民法院审判中当然的定案依据。原告入车辐山卫生院时伤情严重,因事故造成左股骨髁上骨折、左胫骨粉碎性骨折、左腿筋膜室挤压综合症,其自身状况的转化也是构成截肢的因素,所以原告的截肢后果是由于被告的医疗行为、原告的原发性损伤导致的,被告在本案中应承担主要责任即车辐山卫生院承担65%的赔偿责任。据此判决:被告邳州市车辐山镇卫生院赔偿原告朱学超各项损失为230825.65元并驳回原告朱学超其他诉讼请求。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法院报案例:医疗事故鉴定结论不应成为裁判的唯一依据 (共3页,当前第1页)

你可能喜欢

  • 司法鉴定人
  • 医疗法律
  • 医疗事故鉴定申请书
  • 法律问题
  • 医疗问题
  • 医疗事故鉴定程序
  • 医疗损害鉴定
  •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

法院报案例:医疗事故鉴定结论不应成为裁判的唯一依据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