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经具备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条件

中国已经具备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条件

姚树洁

这两天在复旦大学参加“上海论坛”,我讲对外投资引力模型,其他同仁都讲中国经济转型问题。其中,最大的焦点是中国在进入中速增长轨迹的情况下,会不会进一步下滑而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新加坡大学的黄教授最乐观。他说,“中国已经正在跨越这个陷阱,其经济基本面非常好。例如,农民工的月收入从2001年不到600元,上升到了2014年第一季度的2460元。” 加州大学的巴利-诺顿教授也比较乐观。他赞成李克强不再进行量化宽松的举措。日本三本教授认为市场改革、体制改革和国有企业私有化是中国提高效率,从而避免陷阱的先决条件。张军教授提出日本上世纪70年代经济大幅度缓慢时人均GDP是美国的60%,现在中国人均GDP是美国的20%,所以,中国目前的经济位势还比较低,是不是急速减慢的可能性会比日本当年小呢?

周其仁教授讲GDP的品质比速度重要,但是,在品质无法提高的情况下,保证较高的增长速度是很有必要的。他说,最好的结果是高速度、高质量;其次是中速度、高质量;最糟的结果是速度低,质量也上不去。如果是最后面的情况,就有必要继续保证较高的速度。李善同教授针对结构调整,讲述保证制造业优势的重要性,不能为了转型而一刀切,让全国都去压缩制造业。

我认为这些学者的观点都非常有启发性。但是,大家忽略了一点,那就是什么因素能够保证中国进入比较平稳的中速增长,而不是让速度不断下滑呢?

知道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只要保证每年7%左右的速度再增长10年,5%以上速度再增长另一个10年,中国就有可能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也就是说,只要有这样的速度和时间,中国就可以避免掉入中低收入陷阱。

5月25日在复旦光华楼旁边的餐厅吃午饭时,我的脑海突然想起了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也从来没有听别人说过的念头。那就是:中国其实有许多城市已经进入了高收入经济体的行列,例如长三角、珠三角和京津冀等大中城市群,包括上海、北京、天津、广州、深圳、宁波等富有的城市。这些城市,继续扮演着中国增长中心的地位,那里的产业正在升级,经济依然保持超然的活力。

有了这个实事,我就这样认为,中国已经具备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条件。而这个条件并不难理解,那就是只要沿海开放城市和地区继续保持10年以上的经济活力,继续保证每年5%以上的GDP增长速度,与此同时,内陆省市的GDP增长速度能够超越沿海地区,那么,中国就完全可以跨越中低收入陷阱。

就目前的形势看,中国满足上面的条件并不算太难,因为过去4年的经验表明,内陆地区增长连续超越沿海地区的增长水平,其次,沿海地区尽管增速减慢,绝对速度依然可观。 这么说吧,如果把中国100万以上人口的城市当作一匹匹骏马,那么,整个国家有上百匹这样的骏马。跑在前面的是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紧跟其后的是15个副省级城市,第三梯队是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地区一大批中等城市。这些城市,有的已经跨过陷阱,有的正在跨过,再过10年,它们将全部跨过,也就是说,10年内,这些城市的人均GDP都会超过1.3万美元。

剩下的大部分地区,因为有这么多的骏马跨过陷阱,给它们带来希望和示范效应,在不增加新技术的情况下,根据资本和人力的自由配置,均衡增长的理论和内生拉动的劲力,就可以让这些落后的地区追赶发达地区,形成区域经济的大趋同。

换句话说,先过阱的骏马,拉动了还没有过阱的骏马。只要有过半的骏马跳过去,并且继续奔跑,所有的骏马跨越陷阱,就成为不可逆转的定局。

中国具备了上面所描述的跨阱条件。这是上世纪拉丁美洲国家所没有的特定情形。拉美

中国已经具备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条件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