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中国现代文学教学中的史料

期刊论文,现代文学中的史料

浅谈中国现代文学教学中的“史料”与“史见”问题

[摘 要 ] 中国现代文学课程教学的重要目标之一,是引导学生培养合理、科学的文学史观。 教师在教学过程中对“史料”的选择、提取、介绍和自身对文学事件、现象、作家作品所形 成的“史见” ,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学生对文学史的认知以及由此形成的文学史观。对“史 料”的讲解应力求客观、翔实、全面,尽量回归文学史本身,而“史见”的发挥应做到“论 从史出” ,平情议论,既阐释自己对于文学史的“一家之言” ,又以谦虚、真诚的态度引进其 他“史见” ,引导学生在独立分析的基础上形成科学、合理的文学史观。

[关键词 ] 中国现代文学 教学 文学史观 史料 史见

中国现代文学课程作为高等院校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主干课程之一, 其课堂教学目标在于 通过描述中国现代文学发展的进程和规律,呈现现代文学思潮运动及各类文体的发展脉络, 讲析重要作家及其代表作, 以提高学生分析鉴赏中国现代文学作品的水平, 并培养学生认知 与评价文学史的能力。 而无论是作家作品的讲解和分析, 还是文学思潮与运动的梳理和评价, 都依托于教师对于 “史料” 的处理和其 “史见” 的阐释, 并从而影响到学生文学史观的形成。 因此,在中国现代文学的课堂教学中,科学、合理的“史料”意识和“史见”阐发,无论是 在观念上,还是方法论上都极为重要。但在实际的课堂教学活动中,在“史料”和“史见” 的处理上存在着诸多亟待解决的不足与偏差, 不仅影响了课堂教学的水准和质量, 而且更直 接对学生文学史观的培养产生了负面的导引作用。

“史料”处理和“史见”阐发的主要问题

(一)过分拘泥于“史料”呈现

对于中国现代文学课程而言, 史料在课堂教学中的地位十分突出。 按照马克思唯物史论 的观点:“ ‘历史’ 并不是把人当作达到自己目的的工具来利用的某种特殊的人格。 历史不过 是追求着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动而已” 。 [1]也就是说,历史作为人的活动,是一种客观存在, 因此, 认识和研究历史必须以事实为出发点, 全面、系统地掌握有关历史资料。对史料进行 带有实证性质的搜集、甄别与选取, 是文学史研究的基础性内容。 在课堂教学中合理、 科学 地运用史料,可以有效地激发学生对文学史的认知兴趣, 并通过呈现史实, 营造“回归文学 史”的氛围,增强教学的历史感,最终实现对学生独立获取史料、鉴别史料、运用史料分析 历史的能力培养。但在实际教学活动中,却出现了过犹不及的极端倾向。

具体而言,在中国现代文学课程的课堂教学中,教师走向“故纸堆” ,过分拘泥于史料 的介绍与呈现, 这或许体现了对史料在课堂教学中重要性的充分认知, 但往往造成过犹不及 的后果。 这一教学倾向体现为教师极尽考据之能事, 尽可能挖掘某一文学运动或作家作品的 相关文献资料, 史料的介绍贯穿于整个课堂教学过程中, 学生可能了解了文学史或作家作品 的相关知识与风貌,但却停留在零乱浮泛的层次上,颇有“乱花渐欲迷人眼”之感。面对纷 繁驳杂的资料性知识,却无法获得认知对象、 分析对象、 解释对象的能力。 比如对现代文学 中的重量级作家诸如鲁迅、茅盾、老舍、巴金等的教学,往往纠缠于对作家整个生平事迹作 来龙去脉的细节性追溯与交代, 有严谨考证的优长, 但却不能对每一阶段的作家创作道路作 出判断、 总结和概括, 不能挖掘出生平中的某些重要的具体事件的性质及其对于作家创作个 性和风格生成的特殊意义, 而学生对作家的认知也就停留在感性的、 或者趣味的层次上, 难 以上升到理性分析的高度。 又如, 对于新文学三个十年中的多次文学论争的讲授, 也只是停 留于冗杂的、带有文献性质的史料介绍, 对论争的焦点、 实质、产生语境等诸种因素不能作 系统的梳理和概括, 不能辩证引导学生正确地认识论争双方的合理性和缺失, 更是缺少主观 的评价与判断。 而且由于史料获取的不完整性, 教师所呈现的很大程度上可能还只是一种局 部的真实, 学生所获得的也就只是对对象低层次的片面认知。 因此这种 “纯客观” 且是不完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浅谈中国现代文学教学中的史料 (共5页,当前第1页)

浅谈中国现代文学教学中的史料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