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don't we complain译文

U4T1 Whydon’twecomplain William F. Buckley, Jr

为什么我们不抱怨?

这是整列火车最后一节车厢中唯一的一个空位子,所以也不必再掉头去找了。问题是这里让人透不过气来。外面的气温在冰点以下,而火车车厢里的温度一定有85度左右¹。我脱掉了大衣,几分钟之后又脱了外套,并且我注意到车厢里望去星星点点的都是乘客们的白衬衫。不久我就发现我的手在开始松领带了,在火车哐啷哐啷地行进在韦彻斯特县的时候,,从车厢的一头到另一头,我们全都汗水淋漓,但我们没有吭声。我看到乘务员在车厢的头里出现了。查票了,全都把票拿出来。”我想,若是在一个更有男儿气概的时代里,乘客们准会抓住乘务员,把他捆在暖气片上方的座位上,让他也尝尝乘客们受的苦。他慢吞吞地沿着过道走来,验看着人们的票,在长期车票上打着洞。没有一个人跟他说一句话,他来到了我的座位边,为了下决心,我做了一个深呼吸“乘务员”,我用勉强可以听到的声音开口说道。马上,我的同座从报纸间懒懒地抬起阴沉的眼,向我投来懊怒的一望:有什么问题那么重要,值得我用颤魏魏的声音扰了他的入定呢?我在这目光中动摇了我连稍有条理地瞎拉上几句也做不到了,于是只好咕味着问了下什么时候能到斯坦福德县(我甚至没问那是在可以预期发生的脱水之前还是之后)得到回答后,我就一边抹着额头的汗一边重新看我的报纸。

乘务员毫不关心地走过他身边这八十个流着汗的自由的美国人他们之中竟然没有一个要求他解释为什么那节车厢的乘客得经受如此的折磨。如果外面温度是85度,而里面的空调又坏了的话,,那没办法;显然当那样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人们是束手无策的,除了或许可以咒骂生不所逢时。但当外面的温度在冰点以下时把室内的温度调到85度,则肯定是人的意愿能控制的范围之内的事。哪儿有个阀门开得太大了,哪个炉子烧得太旺了,或是哪个调温器没调好:总之这些毛病都可以通过把暖气关掉,把外面的空气放进车厢里来轻易地予以纠正。这一切都是如此的明白易见,让人不明白的是发生在美国人身上的事。

不光乘车往返的人是这样的。虽然我们看到的乘车族好像是怠惰的一群,当他们不得不一天两次路上火车忍受缓慢的旅程时,他们已经学会暂停身上的感觉器官了,不只是他们已经放弃试图纠正令他们烦恼的不合理现像。哪儿的美国人都是一样的。

几星期以前在一家大电影院里,,我扭头对我妻子说:“片子没对好焦此距。”“别说话。”,她这样回答我。我遵命了,但几分钟以后越来越失去耐心的我提出再次提出了这一观.点。“马上就会变好的。“她善解人意地说道。(她情愿把眼睛看坏也不愿在我很难得地发一次脾气的时候把脸转过来。)我等着。片确实没对准焦——偏得不算太离谱,,可确实偏了。我的视力是20-20,我想那也是电影院里大多数观众的视力,包括矫正后的。因此,在折磨了我妻子整整第一卷片子之后,我终于使她承认片子没对准焦距,而且这是让人很不舒服的。我们然后平静下来,期待出现以下的可能性:l)某个电影院的管理人员不久就注意到画面的模糊并作出改正;或2)某个坐在电影院后排的人会帮我们这些坐在前面的人来艳怨一下;或3)一现在随时都行了一整个电影院会爆发出倒彩声和踩脚声,以唤起对画面可恶的变形的足够注意。

可什么都没有发生。电影直到结束都和开始时一样没对准焦。当我们这一大群人步出电影院时,我们做着各种面目扭曲的表情以适应正常的焦距对我们眼睛的冲击。我想如果说人人都在那种场合里道了罪应该不会错的,认为每个人都在期待着别人先出头跑到后面去跟经理说也是不会错的。这样的想法或许足有道理的,即就算我们预计到影片会这么模模糊糊地一直放下去,也肯定会有别的某个人会实在气不过,从而起身离座发表他的怨言。

但是请注意没有一个人这样做。之所以没人这样做是因为我们在美国越来越相信少说为妙,我们不愿意别人听见我们的声音,在要求获得自己的权益时犹豫不决;我们生怕自己的理由是不正当的,或即便它是正当的,也提得不够明确;或即使够明确了,又嫌它太琐碎,不值得为之承受直面权威所引起的恐惧,在我们敢于正面地、用“我现在告诉你”的口气进行抱怨之前,我们会坐在炉子上或忍受折磨人的头痛。这种消极地屈从和不在乎地忍受的倾向是我们必须注意到,并予以深究的。

我有时候会有足够的勇气去抱怨,但如同我明白表示过的那样,我不会柔声细气地抱怨。我的直觉十分强烈,我不会让事情就这么算了,让自己忘了它——或在有人和我一同受到委屈时指望别人来替我出头——只要刺激到了某一个特殊的点,由这一点引起的震动同时激起了我的勇气、厌恶和激情,这时我就会发火,并找到我储备的勇气和自信来开口。这种事发生时,我会有点不能自已。我会热血沸腾,额头冒汗,变得让人难以忍受地、过度地爱挖苦人和好斗;并摆开了和人一争到底的架势。

为什么要那样呢?为什么我(或随便哪个别人)在那节火车车厢中不直截了当地对乘务员说,“先生”—我收回:这听上去有点讽刺—“乘务员,能否请您好心把暖气开低一点?我感到太热了。事实上,我每次在温度达到85度的时候都会感觉到热—删去最后一句,就在简简单单地说“太热了”的时候结束,让乘务员去推出原因。

每个元旦,我都下决心要对付在我体内的那个胆小鬼,并发誓在每个合适的场合要平静地开口去说,既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也为了改善社会在去年元旦的时候我的决心更加强了,因为那天早上在吃早餐的时候我为了要一杯牛奶不得不跟女侍应说了三遍。她最终把牛奶拿来了—但那是时我已经吃完鸡蛋了,也就是说我已经不想再喝牛奶了。我

why don't we complain译文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