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认识大众高等教育_农家子弟还能从中获得什么_刘云杉

网络出版时间:2015-01-23 15:19

网络出版地址:http://www.wendangwang.com/kcms/detail/11.4084.s.20150123.1519.013.html

再认识大众高等教育:农家子弟还能从中获得什么?

刘云杉

[摘要] 大众高等教育是20世纪晚期现代性若干转型之一种,是精英教育的自反。精英教

育的诸多命题均以反命题的形式出现。从作为奢侈品的精英教育到作为必需品的大众教育,

高等教育已从积极投资转变为防御性消费;从后工业主义到后福特主义,人格资本而非人力

资本应成为高等教育的培养重点;而随着工作社会的终结与消费社会的兴起,大众高等教育

培养对象已从生产者转变为消费者。缺失社会政治经济与文化结构的转型,简单且孤立地移

植大众高等教育将面临风险。在高等教育的变局下,教育内在的知识内容与育人逻辑将面临

什么挑战与转型?怀抱改变命运的农家子弟将遭遇什么?

[关键词] 大众高等教育;精英教育的自反;农家子弟;教育消费

一、问题的提出:大众教育——精英教育的自反

农家子弟是如何跨入高等教育的门槛的?考试工厂看似是最有效的途径。安徽毛坦厂中学被冠以“亚洲最大的考试机器”、“高考工厂”、“大学生加工厂”等称号,考分是硬道理,

提高分数的唯一秘诀就是时间加汗水,题海大战、重复训练。被称为“血汗工厂”的富士康

工人在8小时外加班3、4小时,而这所中学的学生每天的学习时间竟然长达16小时!全年

无任何休息日!①说它是“血汗学校”或者说“血泪学校”并不为过。毛坦厂中学不过是当

下若干所“超级中学”的典范,超级中学成功于将广大的农家子弟输入高等教育,它的失败

或许也正在于此。

“血汗学校”与“血汗工厂”是同构的,考试工厂的学生不过是富士康工人的“形成史”,教育再生产着工人的行为与惯习。同样著名的河北衡水中学,流水线从每天清晨5:30开始

运作,到晚上22:10关机停工,这条管理的流水线既精确控制学生的每一分钟,又量化评估

学生的种种行为与品行:在衡水中学的时间表,你看不到哪怕一分钟是留给学生们自由支配

的。晚间放学后,学生必须在10分钟内跑回宿舍并上床睡觉。学校全面安排学生的学习、

活动和休息,校规细致到“能否带橘子进教室和穿短裤睡觉”;量化考评细致到学生的一言

一行,学生发呆、吃零食、撕纸等都会被记录,就连处理学生早恋,量化考评同样有办法,

根据男女学生非正常接触的频度,酌情扣除班级德行分。②经典的“衡中三问”——“我来

衡中做什么?我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今天做得怎么样?”是套在每一个学生头上的紧箍

咒,它内化成为学生的心理动机、价值态度——“你们中要出更多的吴仪,要出更多的鲁迅”

——这样的教育励志如同将一个心理陀螺安放在学生的人格结构中,让他们能持久地、不停

息地运转:惜时如金,相互比拼、积极竞争,严格自律。他们坚信: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

人。这里有两重悖论,其一,学校工厂以“苦中苦”来再制适应工厂模式的行为惯习,又以

“人上人”来激励成为社会精英的动机与态度;其二,农家子弟带着动机与惯习之间的内在

矛盾,跨入大学——此时已是大众高等教育时代。

何为大众高等教育?它既非一个简单客观的数字描述,如高等教育大众化提出者马

[收稿日期]2014-07-25

[基金项目] 本研究为教育部人文社会一般项目“培养可持续性的发展观:城乡学生相关知识、态度与行为

的比较研究”(项目编号:09YJA880006)的成果之一。

[作者简介] 刘云杉,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江苏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基地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社会学研究

中心兼职研究人员,邮编:100871。

①杨东平:毛坦厂中学是怎样的学校,中国青年报,2014-6-12。

②衡水中学的“封神”之路超级高考工厂, 南方周末,2013-10-10。

再认识大众高等教育_农家子弟还能从中获得什么_刘云杉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