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特草原派建筑风格形成

莱特早期作品

在两天之内接连着看密斯和赖特是件有趣的事。这两人的轨迹正如X,自不同的起点,在中间短暂地相交,而后又走向极其不同的终点。密斯早年曾深受草原风格的影响,隐蔽入口、迂回路径、开放空间、甚至杠杆原理,都处处模仿,只是新古典的根子令密斯处处做得比赖特更加节制收敛。37年刚到美国,英语还不会讲,他就赶到Taliesin去朝拜赖特。而赖特虽不屑现代主义众多开路先锋,却独独青睐密斯一人,他大为激赏巴塞罗那德国亭,视密斯为自己精神的传人。密斯在Taliesin兴奋地住了三天,比划着盛赞那里的空间“是个王国”。然而追求精神极致而不是幸福表象的内在驱动,终于将密斯赶上抽离物质的道路。对于密斯的美国追随者,密斯的了不起只在于他的形式拥抱了资本大生产。而对于密斯本人,他却是在追寻空间的深层本质。赖特的孤独来自外界的孤立,密斯却是更孤独的。

将Farnsworth House与Unity Temple放在一起看更是有意思。这是两部截然相反的杰作,除了建筑年代与风格有巨大的不同,二人个性与精神追求更是有着强烈的反差。密斯将一个本来最私密最个人的周末别墅奉献给了抽象的精神存在,人在其中是一个需要隐蔽的谦卑的存在;而赖特却把一个原本的崇拜空间下凡到人间:“For the worship of God and the service of man”,人与神占有同等地位。密斯满怀宗教精神地设计人间居所,而赖特则满怀人文精神地设计庙宇殿堂。(有关Farnsworth House见两天前日记。)

(“For the worship of God and the service of man”)

赖特草原派建筑风格形成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赖特草原派建筑风格形成 (共16页,当前第1页)

赖特草原派建筑风格形成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