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出家事

一切无有如佛者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出家事卷第一

  大唐三藏义净奉 制译

  总摄颂曰。

 舍利子出家  并外道二人
 及驱乌少儿  阿罗汉病女

  别摄颂曰。

 舍利子出家  许受近圆法
 调伏谓小军  外道并五种

  尔时有占波国王。名曰央伽。复有邻国摩揭陀王。号大莲华。两境相接。并皆人民炽盛。丰乐安隐。兵马精强。互相攻伐一得一失。已历多年。后于异时。其央伽王。以国充人实。追计旧怨。即缮甲治兵。盛兴军旅。诫期誓众。共来诛灭。于时边人先觉。驰使报王。其王既闻。出师御捍。交兵对战。莲华败绩。收军入城。闭关固拒。时央伽王志在平克。遣使报曰。若也出降为善。如其不者。终不相容。假使腾空。飞罗掩取。设令入水。沈网牵来。乃至登山窜林。亦无逃路。其莲华王闻已大惧。即告群臣曰。今央伽兵盛。严使又来。国难既深。何方免释。诸臣答王。说伽他曰。

 有王便有国  无王国不存
 国破可还兴  命殒终难续
 国命两相违  人应善护命
 国破还成立  命断更难期

  时诸臣等劝王出降。王从其义。便自锁颈。诣央伽处。相与立盟。永供输税。其事既毕。遂即放还。

  尔时菩萨在睹史天宫。观察世界。有五事具处。将欲下生。时六欲诸天。办所应办。于迦维罗卫国。阅头檀家。三净摩耶夫人胎中。乃令获大吉梦。见菩萨作白象形。降神母胎。当此之时。大地震动。光明晃耀。映夺金色。周遍世界。过日月轮。乃至上极三十三天。朗然洞彻。一切幽暗。无不皆除。设使日月威光。先所遗漏。不自分辩。长处晦冥。一遇神先。普皆相见。然圣人示相。非世间所知。于时有四大国王。第一王舍城。有大莲华王。第二室罗伐城。有摩罗大王。第三邬舍尼城。奢多弥大王。第四骄奢弥城。阿难多泥弥大王。此之四王。当菩萨降生之日。各于内宫。俱诞太子。其大莲华王。以诞子遇光。便谓子瑞。作是念言。我子威德。如日出时。我子威光。能照世界。以其光影殊胜。用表休祥。因遂名为影胜太子。

  时摩罗大王。亦同彼王。以彼光明。而为子瑞。便作是言。我今此子初生。休征殊胜。光明遍满。国界清夷。宜可表德立名。因遂名为胜军太子。



  时奢多弥王。亦同彼王。将为子瑞。而作是言。我子有德。出现光明。宜可立名。表彰休祥。因遂名为出光太子。

  时阿难多泥弥王。亦同彼王。以为子瑞。而作是言。我子诞生。如日初出。扬光破暗。光辉转升。用表嘉祥。因遂名为日初太子。

  尔时四国王等。各各为子标瑞立名。咸悉不知并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出家事 (共36页,当前第1页)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出家事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