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荫权烦了就去擦皮鞋

曾荫权烦了就去擦皮鞋

曾荫权,烦了就去擦皮鞋

曾荫权,烦了就去擦皮鞋2011年04月01日15:44:54 常遭议员们无理刁难,刚被抗议者暴力冲击

《环球人物》杂志驻香港特约记者戴平

3月7日,在北京列席第十一届全国人大第四次会议的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曾荫权来到北京大学发表演讲。面对500多位北大师生,他先自嘲说自己40多岁才学说普通话,“讲得不好不要见怪”,然后开始用普通话讲起人民币国际化等问题。人们听得出,他的普通话水平的确很“普通”。他自己也承认,香港四五十岁的市民讲普通话确实有困难,但现在“我们已从小学开始教普通话”,而香港政府年轻公务员都能说流利的普通话。对此,北大师生报以热烈掌声。

一辈子和难题较量

人到中年学说普通话,对曾荫权来说其实只是个小挑战。实际上,他一辈子都在和各种难题较量。

1944年,曾荫权出生于香港一个警察家庭。他是家中的长子,一家8口全靠父亲曾云当警员的微薄收入勉强维持生计。小时候,曾荫权一家常常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后来,曾家搬进警察宿舍,住得稍宽敞了些,但生活依然困苦。曾荫权有6个兄弟姐妹,舅母早逝,舅舅家3个孩子也寄养在曾家。于是,母亲不得不在家中缝制尼龙袋贴补家用,曾荫权小小年纪也得做童工帮家里赚钱。他记得有一次,父亲辛辛苦苦攒了5块钱,交给母亲让全家人去酒楼喝茶。谁想到,顽皮的弟弟曾荫培把钱弄丢了。“我们哭作一团。母亲反过来安慰我们,说终有一天我们会去喝茶。”

因为经济压力大,曾荫权预科毕业后虽然被香港大学建筑系录取,却不得不放弃,加入辉瑞药行当西药推销员赚钱。他首次投考公务员也失败了,但这并没有动摇他的决心。1967年,他终于成功考上了公务员。后来,他把握住机会,被政府保送到美国哈佛大学攻读公共行政硕士课程,成为首位毕业于哈佛的政府高官。

在香港回归的过渡期,曾荫权协助时任香港布政司司长霍德处理政务,崭露头角。香港回归后,曾荫权担任财政司司长。1997年7月中旬到1998年8月,索罗斯等国际金融“大鳄”联手冲击香港的联系汇率制,港元兑美元汇率迅速下跌,各大银行门前出现了一条条挤兑的长龙。曾荫权经常半夜睡不着觉,有一天醒来就哭了。他说:“当时的市场完全破坏了,不能不做事。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如果做错了,受苦的不单是我一个人,还有其他香港市民。”不过,曾荫权临危不乱,终于击退国际金融“大鳄”。

2001年,他接任政务司司长,不断推动粤港合作。2005年3月,行政长官董建华因健康

曾荫权烦了就去擦皮鞋的相关文档搜索

曾荫权烦了就去擦皮鞋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