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与英语

政治与英语

在我们这个时代,说政治写作是很糟糕的写作,大体是不错的。如果有政治写作不在此类的话,我们就会发觉,该作者有离经叛道之嫌,因为他/她发表的不是“一党之论”,而是“一家之言”。不论是何种色彩的“正统观点”,似乎都要求一种死气沉沉、千篇一律的行文方式。当然,宣传册、重要社论、宣言、白皮书,还有各级官员的讲演中的那些政治语言,会因党派不同略有差异,然而有一点却是共通的:即人们几乎无法从中找出生动形象、平易近人的语句。当看见某位昏昏欲睡的政客在台上机械地重复着野蛮暴行(bestial atrocities)、铁血统治(iron heel)、血腥暴政(bloodstained tyranny)、全世界的自由民族(free peoples of the world)、肩并肩(stand shoulder to shoulder),诸如此类你耳熟能详的字眼时,人们常常会涌现出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眼前站的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木偶。特别是当灯光打在这些讲演者的眼镜上,只见明晃晃两团光晕,看不见他们的眼珠时,这种感觉尤为强烈。想来这倒也没什么稀奇。一个讲演者,如果只是使用这些字眼,他便已然将自己变成机械了。只是喉咙里发出些应景的噪音,大脑却没有任何遣词造句时该有的活动。如果这个讲演,他又讲了无数次,可能他连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都不知道,这就好像人们在教堂做礼拜一样,嘴上念念有词,实则有口无心。对于坚定的政治立场而言,这种思维呆滞的无意识状态,如果不是不可或缺的,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有利的。

在我们这个时代,政治讲演和写作,多半,是在为无可辩驳的事实进行辩驳。比如英国在印度的持续统治,俄国的政治大清洗流放,对日本的原子弹轰炸,这林林总总,若真要为它们辩护的话,就只能是些血淋淋的理由。而这恰恰是大众无法接受的,也与各党派宣扬的政治理念相去甚远。于是政治语言中便充斥着大量的委婉表达,循环论证和不知所云。毫无防护的村庄受到空袭,村民被强制驱往乡间,牛群被机枪任意扫射,房屋被炮弹肆意炸毁,这叫做“平定(pacification)”。数百万农民被掠去农庄,身无长物,蹒跚而行,这叫做“转移人口(transfer of population)”或叫“清理前线(rectification of frontier)”。未经审判便被关进监狱,或数年不见天日,或背后枪杀行刑,或押往北极林场伐木,最终患上白血病身亡,这叫做“清除不确定因素(elimination of unreliable elements)”。如此称谓是必需的,如果使用者不愿在听话人心中激起相关联想的话。

这种矫饰的文风本身就是一种委婉表达。大量由拉丁语衍生的词语如雪花般覆盖在事情的真相上,人们既无法了解事件的大概,更无从得知其中的详细过程。语言要清晰明朗,最大的敌人便是缺乏真诚。如果一个人的嘴上所言与心中所想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话,那他就会

政治与英语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