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秸秆气化站时开时停 是摆设还是鸡肋

南京秸秆气化站时开时停 是摆设还是鸡肋

南京秸秆气化站时开时停 是摆设还是鸡肋

南京秸秆气化站时开时停 是摆设还是鸡肋

尽管南京今年最严重的一次秸秆焚烧雾霾已散去一个多月,但那条上了央视“新闻周刊”的《南京投资百万 秸秆气化站成摆设》的报道,至今仍可在百度中检索到25万条“相关结果”,成为南京市以及相关部门心中挥之不去的块垒。

南京乃至全省的秸秆气化站,存活率几何?每年能消耗多少秸秆?对于秸秆的利用和禁烧,到底是“摆设”、“鸡肋”还是“杯水车薪”?

疑问一:南京秸秆气化站为何有开有停、开开停停?

[调查] 秸秆气先天不足;气化站后续运管经费无着落,每站每年需补贴5万-6万元,有的社区补不起

从2006年起,由省财政累计补助4170万元、市县(区)财政累计配套2533万元,南京先后建起50个秸秆气化站,其中45个站建在拥有机场和多条高速公路的江宁区。气化站后续运行管理费用,则明确由当地自行筹措解决。

“全市运行基本正常的气化站并非媒体所说的‘独一家’。”南京市农委环境监督管理处处长谷成标澄清,到6月底,正常运行的站有25个,基本正常运行的有17个,停用的8个。“凡开开停停的,都困在一个‘钱’字上。” 在江宁区汤山街道上峰秸秆气化站,社区副书记王斌告诉记者,当初160万元建起的这座占地3000平方米的气化站,村里没花一分钱。但开张后,两名操作工每人每月工资1100元,一年就是2.64万元;组织人到田头收秸秆,包括打捆、运输、切碎,每斤原料成本要0.15-0.22元;加上电费、水费、修理费等,社区每年得贴6万多元。

不是有每立方0.25元的气费收入吗?王斌笑答,秸秆气化站供气辐射半径不超过3里。随着近年外出打工人数增多,全社区1200户中,只有210户使用秸秆气,“收来的气费还不够买桶机油。”

随后,记者“突袭”汤山街道建设村气化站,只见操作工王永昌正往炉中添加稻壳和玉米芯。满口专业术语的他告诉记者:“光烧秸秆哪成?秸秆热值只有1100大卡,比沼气热值还低2000大卡,必须一比一添加助燃物,买助燃物的钱比秸秆还贵!就这,火力还不旺。”他引记者到厨房,打着灶火说:“气虽便宜,但火头软,煨汤刚好,炒菜不行。”一旁的村主任夏道顺嘀咕道:“每年要贴气化站8万元,村里快撑不住了。”

江宁区农业局副局长秦文远总结说:“全区45个气化站,凡正常开张的,都在经济实力和惠民意识比较强的街道或社区;而‘喘气站’、‘断气站’大多属于财力薄弱的社区。”

记者获悉,省农委最近决定:今后再批秸秆气化站,要强化项目前期论证,申报单位必须具有一定的经济基础,除出具项目建设配套资金承诺函外,还要提供后续运管经费的资金证明,以防出现“半拉子”工程。

疑问二:如果秸秆气化站开足,能否杜绝秸秆焚烧? [调查] 望文生义,秸秆气化功效被夸大;即使全省所有气化站满负荷运行,也只能“吃”掉0.13%的秸秆,其中南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南京秸秆气化站时开时停 是摆设还是鸡肋 (共2页,当前第1页)

你可能喜欢

  • 玉米秸秆
  • 秸秆还田
  • 秸秆利用
  • 秸秆综合利用
  • 秸秆打捆机
  • 秸秆青贮
  • 资源利用

南京秸秆气化站时开时停 是摆设还是鸡肋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