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忍的透视_张抗抗中篇小说_残忍_的多重阐释_车红梅

残忍的透视_张抗抗中篇小说_残忍_的多重阐释_车红梅

贰零壹零年第贰期

在众多的知青作家中,张抗抗是执著揭示人性恶的代表人物,中篇小说《残忍》是张抗抗北大荒知青文学后期的代表作。她以九十年代的视阈观照反省知青历史,将人性的残忍摄入文学镜头,她1980年发表的短篇小说《白罂粟》与1995年的中篇小说《残忍》是揭示人性残忍的姊妹篇,是审视知青残忍不断升级的过程,也是人性恶向纵深挖掘的过程。张抗抗凭借着切肤之痛和对人性中某些难以根除的痼疾的忧虑,站在历史的高度回望、俯视人性,对人性的“残忍”进行螺旋式下降挖掘,把人性的“残忍”推向极致。《残忍》讲述了知青牛锛和马嵘一起义正言辞地审问了虐待知青、强暴女知青劣迹斑斑的连长后又残忍地活埋了他。小说提出的问题已经深入到社会生活的内核,深入到现代化与人的关系层面。人性恶一旦有机会就会冲破文明的束缚,陷于野蛮、污秽的恶态。尤其是在整个民族集体大失态时期,“残忍”是人内心深处恶的表现,而人的社会属性中的权力欲、占有欲、虚荣感等造成了人性恶,小说充分揭示了荒谬年代人的邪恶本性,多角度地反省历史和人性。作品中对人性的扭曲和异化以及荒诞本质揭示得惊心动魄,让人长久震撼。小说具有多重意蕴,具有超越时空的意义。

一、“作为”与无作为:组织的残忍

小说首先展示的是傅正连奴役知青的残忍,作为人性恶的代表之一的知青管理者形象在张抗抗作品中反复出现,典型地体现在《白罂粟》中高高在上,不把知青当人看克扣、勒索知青的连长,知青有富余的钱,早就变成老白干进了连长的肚子。这源于作家对生活的敏锐洞察和对人性恶的高度警醒。《残忍》中的兵团知青连长傅永杰封建家长作风严重,对知青真正像对待被劳教对象一样加以奴役和统治,他迷信自己的权利,知青们都惧怕他,因为他的姓氏关系,知青们称他傅连长怕他不高兴,于是创造性地称他为傅正连。傅正连荒淫无耻、贪图美色,专横暴虐、醉心于钱财,收受知青的手表、烟酒等物品(傅正连死后留下的东西,也是他贪婪的罪证:几块崭新的手表,野兔皮、獭子皮,成条的烟和关内才能买到的酒);克扣知青伙食费,毒打揭发他的知青并关禁闭;他私设公堂吊打不服从命令的知青。把不听话的知青派去干重活,让临时工替他打兔子、采蘑菇、干私活。傅永杰俨然是独霸一方的土皇帝,极端膨胀的专制主义思想使得他的灵魂扭曲,具有兽性的一面。而一旦具有了兽性,他就变得毫无顾忌,成为摧残女知青的野兽和魔鬼,他把女知青看做是他权力范围内可以任意挥霍的财产。他心狠手辣,在关键时刻,为了自保他草菅人命。食堂失火,他命令握着他好多把柄的司务长冲进大火里抢救豆油,司务长被烧塌了的房子砸死,他如愿以偿地杀人灭口。工作组在调查连长“失踪”的过程中,知青们的证词对傅正连不利,知青们交代的傅正连收受贿赂拷打知青的事实,简直是开

残忍的透视:张抗抗

中篇小说《残忍》的多重阐释

车红梅

48

残忍的透视_张抗抗中篇小说_残忍_的多重阐释_车红梅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