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家书系列

曾国藩家书系列

一、勉君子应励志

1、 苟能发奋自立,则家塾可读书,即旷野之地,热闹之场亦可读

书,负薪牧猪,皆可读书;苟不能发奋自立,则家塾不宜读书,即清净之乡、神仙之境皆不能读书。何必择地?何必择时?但自问立志之真不真尔!

2、 君子之立志也,有民胞物与之量,有内胜外王之业,而后不忝

于父母之生,不愧为天地之完人。故其为之忧也,以不如舜不如周公为忧也,以德不修学不讲为忧也。是故顽民梗化则忧之,小人在位贤才否闭则忧之,匹夫匹妇不被己泽则忧之,所谓悲天命而悯人穷,此君子之所忧也。

3、 盖人不读书则已,亦即自命曰读书人,则必从事于“大学”。大

学之纲有三:明德、新民、止于善,皆我分内事也。“大学”之纲领,皆己身切要之事明矣。其条目有八,自我观之,其致功之处,则仅二者而已:曰格物,曰诚意。

4、 格物,致知之事也;诚意,力行之事也。物何者?即所谓本末

之物也。身、心、意、知、家、国、天下皆物也,天地万物育皆物也,日用常行之事皆物也。格者,即物之穷其理也。如事亲定省,物也;究其所以当定省之理,即格物也。事兄随行,物也;究其所以当随行之理,即格物也。吾心,物也;究其存

曾国藩家书系列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