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构理工大学生科学创造力

建构理工大学生科学创造力

测评体系的探讨

沈真君 汤家骏 张 晖 吴 敏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现代教育技术中心,安徽 合肥 230026)

摘 要:随着对创造力认识的深入,人们逐渐从一个整合的框架中去理解它。本文通过对已有的创造力测评方法加以修改和组合,尝试建构一个多维度和全面的量表测评体系来测评理工科大学生的科学创造力,并以其对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部分学生进行了实证研究。 关键词:创造力;科学创造力;测评

中图分类号: G40057 文献标识码: A

Establishing a Creativity Assessment System fo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Students

SHEN Zhen-jun, TANG Jia-jun, ZHANG Hui, WU Mi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China, Hefei, Anhui 230026)

Abstract: Efforts were made to establish a comprehensive creativity assessment system fo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students by modifying and combining existing assessment systems. Results are reported regarding this assessment system which was used to conduct a survey on the quality of scientific creativity in a number of students at the authors

建构理工大学生科学创造力

university. Keywords: creativity; scientific creativity; assessment

一、问题的提出

研究性教学模式是一种培养创造型人才的教学模式[1]。设置研究性课程的目的在于改变学生以往单纯地接受教师传授知识为主的学习方式,为学生构建开放的学习环境,提供多渠道获取知识并综合应用于实践的机会,促进他们形成积极的学习态度和良好的学习策略,提高其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2]。目前国内外研究型大学在培养学生综合科研能力方面,最为常见的研究性教学模式是“大学生研究计划”和研讨班课程。

然而,在评价这类研究性教学模式及评测理工科大学生创新能力时,现有的文献多以定性描述和分析为主,而从心理学角度利用量表进行定量测评的实证研究还很少见。目前国内外对创造力的测量,大多采用托兰斯创造性思维测验(Torrance’s Tests of Creative Thinking, TTCT)或者威廉斯创造力测验(CAP)。尽管“发散性思维测验成了创造力研究的中心”[3],但并不能认为发散性思维就是创造力,“具有种种必备能力的个体,实际上是否能产生具有创造性质的结果,还取决于他的动机和气质特性”[4]。CAP基于有创造力的人能表现出有利于创造的态度与兴趣倾向,来评估个体的创造力,但创造者的人格特质究竟有哪些维度,目前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定论。[5]此外,还有盖茨尔斯和杰克逊编制的芝加哥大学创造力测验、郑日昌和肖蓓玲编制的创造性思维测验、加州心理量表和伦祖里的10项创造力等级量表等。这些量表有的以思维为指标、有的以个性为指标、有的以产品为指标进行创造力测量,但都存在着指标单一的局限性。对于有别于一般创造力的科学创造力,目前尚没有公认而完善的量表。台湾学者梁家弛(音译)在其博士论文中指出,现有量表对创造力产品和创造力个性特征的测量,仅能作为测量科学创造力的部分标准,不足以描绘完整的科

建构理工大学生科学创造力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