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rtleby, the scrivener中文版

中文版的哦,不好找的!

老夫年事已高, 由于职业的特点,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

我与一群挺有意思也多少有点儿独特的人们有了不同寻常的 交往; 而这些人的事, 就我所知, 尚不见经传———我说的是 法律抄写员或称文书。通过工作上的联系和私人间的交往, 我结识了不少这样的人。他们的故事, 要是我高兴, 可以道 出许许多多、形形色色, 好心的绅士们听了保不准会笑, 善 感的雅人们听了说不定会哭。但是我且撇开其他文书的生平 事迹不表, 单来叙几段巴图比的往事。他是我眼所见到、耳 所听过的最怪的一名文书。对于其他的文书, 我或可写出他 们完整的一生, 而对于巴图比,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我认为 没有这样的资料存在可以使人写出一部良好的、完整的巴图 比传。这是文学的一大无可补救的损失。巴图比恰属于那样 一种人, 关于他们, 除了最原始的资料外, 其他一切都似云 山雾罩, 而巴图比的原始资料又少得可怜。我诧异的双眼所 见到的便是我对他的全部了解。当然还有一份含混不清的报 告, 下文中会提到。

在介绍巴图比文书———他就是以这样的身份第一次出现 在我的面前———之前, 最好还是先提一下我自己、我的雇 员、我的行当、我的事务所以及总体环境, 因为这对于充分 理解即将出现的中心人物至关重要。首先, 我这个人, 打年 轻时候起, 就有一种很深的信念, 那就是生活越平淡越好。 所以, 尽管我所从事的职业是活泼紧张的, 有时甚至是动荡 不安的, 但是我从来不曾让这些侵扰我的安宁。我属于那种 没有多少上进心的律师, 从来不在陪审团面前高谈阔论, 也 不以任何方式招徕公众的掌声, 而是安适地隐逸于淡泊宁静 之中, 稳妥地与富人们打交道, 处理他们的债券、抵押借 款、地契之类的事情。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认为我是一个极为 可靠的人。已故的约翰·雅各布·阿斯特先生, 一个很少有 诗意狂热的人, 毫不犹豫地宣称我的第一大优点是谨慎, 接 下来便是有条理。我说这些并不是图慕虚荣而是想回顾一个 事实: 我没有被阿斯特先生解过职。我承认, 我喜欢重复阿 斯特先生的名字, 因为其声音中含着一种圆润与饱满, 响亮 如敲在金锭上。坦白地再加一句, 阿斯特先生对我有好感, 我是知道的。

就在下面这一小段历史开始前的某个时间, 我在事业上

有了较大进展。衡平法院一位法官的老牌事务所———现如今 在纽约州已看不到———交到了我手里。所里的工作人员不算 很勤奋, 但是和气得很, 也因此生财。我很少发脾气, 更少 因别人的错误或暴行而大发雷霆, 这样做是危险的。但是请 允许我在这里鲁莽一次, 说说我的一个看法。我觉得新宪法 忽然武断地取消衡平法院法官的事务所是一种不成熟之举; 我本指望一辈子就靠它了, 不想只享用了短短几年。不过, 这只是顺便说说而已。

我的办公室在华尔街×号, 楼上。一端正对着一个大天

bartleby, the scrivener中文版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