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句话不离本行

三句话不离本行

(单口相声)

干什么的说什么,卖什么的吆喝什么,三句话不离本行。过去呀,有这么三个先生:一个是教书的。一个是看病的。一个是看阴阳风水的。什么叫阴阳风水呢?比方说吧,这家要兴土木,他就来指点你门窗应冲什么方面开、犯不犯煞,发不发旺,什么日子宜动土不宜动土。这家死了人,他就给你指点坟地,哪儿风水太平,黄泉顺利。哪儿地狱封门,尸魂养身。这家办喜事,他就给你看哪天是黄道吉日,哪天是黑道五鬼。说穿啦,就是蒙死人骗活人。这三个人平时为人悭吝刻薄,要论本事倒也不低,从别人给他们送的雅号,您就可以略知一二啦。教书的姓吴叫壬子。雅号给他加了个弟字。喊起来就是“误人子弟”啦!你就知道他有多大学问吧。看病的姓钭(tou)叫腾袆(yi)。雅号加了一个头字。连一块儿他就是“头疼医头”。这医道也高不了!阴阳风水姓殷单名一个鞅字。雅号送得最美,加了怪气儿两个字,合拢来就叫“阴阳怪气”啦!

这一天,三个人在街上不期而遇,彼此一寒喧就热闹啦!看病的与教书的打招呼:“哟,这不是误人子弟吧?好久不见,你怎么长得跟哈什蚂差不多啦!是不是肠胃不好,把舌头伸出来让我瞧瞧舌笞,再给你拿拿脉怎么样,保管找着你的病根。”教书的一听就冷笑着说:“哦,原来是头疼医头先生啊,你要替我拿‘墨’倒也不妨,最好你把砚台也替我拿过来。”“拿砚台干什么?”“你要是把墨磨得不好,我好拿砚台敲你呀!”这一说看病的真急了:“你连脉、墨都分不清,亏你还教书。我们拿的这个脉讲究寸、关、尺。不是说的你那个黑墨,懂吗?”教书的说:“我就知道纸砚笔墨,不懂什么寸、关、尺;就知道你念错啦,我就动大戒尺。”这工夫阴阳先生搭了碴儿:“哎呀呀,二位,我看你们脸色发绿,恐怕都要不久于人世。还在一起斗什么嘴呀!算啦,我趁早尽我做朋友的道义,替你们把风水宝地找好,免得你们死了还不太平,误人子弟朝南埋,头疼医头冲北葬,最好是你们俩都不向(像)东西。”教书的和看病的一听,都异口同声的冲着阴阳先生骂了一句:“你这个阴阳怪气的家伙,才该活埋!”阴阳先生笑了:“我看你们二位争执不休,调停两句,又何必当真?难道我一说你们要死,你们马上就活不成是怎么着?这不大家都还有气儿吗?来来来,都消消气儿,一块儿到酒馆叙谈叙谈,不知二位意下如何啊?”看病的和教书的这才转怒为喜,点头应诺。

三人邀邀约约走进了一家酒馆。堂倌刘智一看,进来了三个长袍马褂打扮的人,不敢怠慢,连忙张罗着就让进了雅坐。把桌子一擦,摆了三份匙箸三个酒杯。问:“三位老先生想用点儿什么菜?”阴阳先生大模大样的开了口:“你这儿有什么菜呀?”堂倌说:“我们这儿煎、炒、烹、炸、溜、蒸、炖、滑,样样俱全,应有尽有。”阴阳先生说:“有没有醋溜西北风?”堂倌说:“没说听过您哪!”“有没有红烧凌冰块?”“没见过。”“那么有没有没炸蚂螂(注:蚂螂——蜻蜓的俗称)骨”?“没有您哪!”阴阳先生装模作样的把脸一沉说:“都没有,你怎么敢夸海口说应有尽有呢?年纪轻轻的说话不懂得分寸。就是死了人你不掌握分寸也不行啊,七尽五长的人你硬要他睡七尽的棺材,多五寸交给你呀?”堂倌被阴阳先生弄得摸不着头脑,半晌才开口:“算我说话不知进退,您拣我们这儿有的点几样儿吧。”阴阳先生说:“这还差不多。你把那橱窗里头摆着的臭千张筒子给我来一盘。”看病的说:“你把酸萝卜丁子给我弄一碟。”教书的说:“再给我来一份泡白菜帮子。”您说这不是成心吧!堂倌心下诧异:没听说过跑到雅座里吃臭千张筒子的。又恐怕他们还没点完,又问:“您还要别的菜不要?”阴阳先生说:“再要就是醋溜西北风。”堂倌不敢再言语,赶紧就把三盘菜端上来啦!又问:“您三位要多少酒?”教书的说:“我能喝两把酒。”看病的

三句话不离本行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