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容月貌寂寞宫

花容月貌寂寞宫,怨深情真动千古

【闺怨诗简介】

闺怨诗是以抒写女子的悲怨愁情为主要内容的诗歌。它包括两大类:一是专写帝王宫中失宠宫妃孤寂生活和悲怨心情的宫怨诗。二是写民间弃妇和思妇(包括征妇、商妇、游子妇等)别离苦情的闺怨诗。

宫怨诗在历代都有佳作,司马相如的《长门赋》,是中国文学史上最早出现的宫怨诗。班婕妤的《怨歌行》、左贵嫔的《离思赋》、梅妃的《楼东赋》等都抒写了后宫女子孤寂、哀怨、悲伤的情绪。唐代诗人王昌龄曾以写宫怨诗著称,他的《春宫曲》《西宫春怨》以及组诗《长信秋词》,都深刻地表达了宫廷妇女的怨苦与不平。此外,白居易的《后宫词》,李白的《妾薄命》,刘禹锡的《阿娇怨》,李益的《宫怨》,元稹的《行宫》,王安石的《明妃曲》等等,这些宫怨诗都充分地体现了被深禁在宫苑中的后宫女子的寂寞冷清和幽怨不平之情。

闺怨诗在《诗经》里就有,多以弃妇、思妇为主要描写对象,如《邶风·谷风》《卫风·氓》等等;汉魏晋南北朝时,较著名的有汉乐府《怨歌行》《白头吟》,古诗《行行重行行》,南北朝乐府《子夜歌》等。发展到唐代这类诗歌也进入鼎盛阶段,名作迭出,代表作有王昌龄《闺怨》、李白《子夜吴歌》《玉阶怨》、温庭筠《望江南》、《菩萨蛮》等等。五代和宋朝也有很多闺怨诗词名作,如李璟的《望远行·玉砌花光锦绣明》,晏殊的《踏莎行·细草愁烟》,欧阳修的《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秦观的《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等。

【闺怨诗的特点】

1、题目特点

闺怨诗的题目中多有“怨”、“宫”、“闺”、“思”等字眼;如《春宫怨》《玉阶怨》《望夫词》《秋闺思》《宫词》等。

2、思想感情

闺怨诗传达的思想情感,一般有四种:一是专写宫中失宠宫妃孤寂悲怨之情。如白居易的《后宫词》“泪湿罗巾梦不成,夜深前殿按歌声。红颜未老恩先断,斜倚熏笼坐天明。”二是描写远戍边疆、永不复返的征人妻子的幽怨悲苦之情。如李白的《子夜吴歌》“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三是写民间思妇或弃妇的别离苦情。如温庭筠的《望江南》:“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写了思妇楼头不见舟归的惆怅之情。四是的借少女怀春、美人迟暮寄寓作者自己的人生感慨。如李璟的《望远行·玉砌花光锦绣明》借思妇念远以寄意,表达人生道路上的一段追求、盼望、幻灭的曲折经历,词中流荡着的那份迟暮之感,虚幻之情,正是李璟对政治、对人生感到空虚、幻灭的写照。

3、艺术手法

在艺术手法上,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第一,细致入微的心理刻画。诗人善于捕捉抒情女主人公敏感、丰富的内心世界,细致入微地刻画她们的怨情,使人物形象更加饱满。第二,独特的意象结构群。诗人为了真实而贴切地抒写宫女思妇的怨情,往往选择一个以悲郁幽寂为基调的意象体系。这一体系主要由时间意象,空间意象,自然意象,器物意象构成。从时间上选用“春秋”、“月夜”、“日暮”等独特的景致;从空间来看,往往选取寂寞空庭、深掩重门、翠楼、长门等典型环境;自然物象常常选择月亮、落花、杨柳、黄莺等;器物意象常是清漏,团扇、珠帘、熏笼等高度“意象化”的特殊物象。用这样的意象群来渲染烘托女子的悲怨愁情,使得悲更见其悲,愁愈显其愁,从而收到含蓄蕴藉的艺术效果。第三,含蓄委婉的抒情手法。闺怨诗常常采用含蓄委婉的抒情手法,将抒情主人公幽深哀婉的怨情凝练于具体的场景物象中,通过比兴衬托、借物抒情、借景抒情等手法,创造出情味丰瞻的艺术境界,令人联想无穷,回味无穷。如王昌龄的《西宫春怨》:“西宫夜静百花香,欲卷珠帘春恨长。斜抱云和深见月,朦胧树色隐昭阳。”描绘了宫女览春景而恨弥长,借景抒情,以景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