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父亲

父亲,名讳致诚。记事以来,父亲一直是个身体瘦弱但意志坚强的人,中年时病痛缠身、终日劳累;老年时身体还硬朗、一脸慈祥。如今,82岁的父亲离我们而去,没有享几年清福。

父亲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所有的农事样样精通,精耕细作在村上也是一把好手。土改时家庭成分被定为富农、开荒种植被抓起来批斗,他只认为是某些干部行为偏激,从没有怀疑过共产党的政策有什么不好。改革开放后,农民从繁重的农事中解脱出来,父亲开山种植杨梅、枇杷等经济作物,生活条件一年比一年好,父亲总是说:“共产党的政策好,勤劳就能致富!”

父亲是一个勤俭节约的人。年轻时靠一把锄头挖山粉换取一家的口粮,中年时病痛不断,艰辛地把我们四个儿女拉扯长大,老年时失去老伴一直坚持种植各种药材。父亲爱惜粮食,一粒米饭掉在饭桌上,都要捡起来吃。床上的被褥、枕巾多年总不肯换,破旧衣服也舍不得扔。今年春季,父亲还种植枸杞,编扎新篱笆。父亲常说:“一日之计在于晨,做人要勤快,要养成早睡早起的好习惯。三个早工抵得上一天干的活!”为了生计,父亲做过给碗刻字、上门给人刨粉丝的手工活,58岁时还参加了果树嫁接技术培训班。

父亲不仅是勤劳一生的农民,还是一位受人敬重的民间“草头医生”。父亲爱草药,种植草药,用草药给患者解除病痛之苦。那时候,生产队干活休息的时候,父亲也不休息,埋头找草药。答应患者的药顾不上吃饭也要找好、捣碎,甚至打着手电也要为患者把药挖全。父亲行医60多年,从没有失信过患者,解除了成百上千病痛患者之苦。邻近的几个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忆父亲 (共2页,当前第1页)

忆父亲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