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兰丁格论神义论 -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

·研究生论坛·

普兰丁格论神义论*

尹 哲



提 要:对于恶的难题,传统神义论由于忽略了“上帝”与人类语言中“上帝的概念”之间的差别,从而造成了上帝似乎需要在人的理性面前称义的局面。普兰丁格为此提出了一种“辩护”的替代方案,试图说明上帝允许苦难与恶的可能原因。普兰丁格还以旧约人物约伯的故事为例说明,人不能以自己的理性假设来要求上帝。

尹哲,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博士研究生。主题词:普兰丁格 神义论 恶 约伯



  在基督教教义中,上帝被认为是全能、全知和至善的,他是一切存在的原因,而人们从生存经验里可以确证苦难与恶的存在。伊壁鸠鲁曾就此问道:

他愿意制止罪恶,而不能制止吗?那么他就是软弱无力的。他能够制止,而不愿意制止吗?那么他就是怀有恶意的。他既能够制止又愿意制止吗?那么罪恶是从哪里来的呢①?

)试图为上述一连串质疑提供答神义论(Theodicy案,以捍卫上帝的公义性。虽然直到启蒙时代的莱布尼)这一概念,但从旧约茨才正式提出神义论(Theodizee时代开始,便有关于上帝与苦难关系问题的探讨。西方思想史中有一道人为神辩护的思想风景,它对西方的神学、哲学及文学艺术都产生过广泛的影响。

,哲学问分析哲学的出现促使了哲学的“语言转向”题被归结为语言问题,这一思潮也波及到神义论领域。)说道:当代德语神学家奥特(HeinrichOtt 

“神义论”就是对上帝的辩白。这一点必须正确地来理解。并非真正说来上帝需要辩白,而是“上帝”这个概念需要辩白;也就是说,我们必须为我们言说上帝对自己做出辩白②。

奥特在此注意到了神义论工作中长期以来的一个易被忽视的前提性错误,即没有区分“上帝”与“关于上,没有区分“帝的概念”上帝的启示”与“人关于上帝的。根据基督教教义,上帝本身完美无缺,然而人类言说”

对上帝概念的言说和理解可能会出现偏差。因此,神义论的任务应当是澄清人类语言中有关“上帝”这一概念的错误使用,但这并不意味着上帝出现了错误,或上帝需要人的辩白。而由于没有明确这一点,加上近代理性主义的影响,神义论给人造成了这样一种印象:即仿佛上帝需要在人的理性面前称义,上帝仿佛需要在人的理

性面前辩解,为何他所造的世界中会有苦难的存在,结果人自己取代上帝成为了最终的审判者。不少神义论者认为他们是在为神辩白,结果导致仿佛上帝需要依赖他们的辩白。奥特试图提醒神义论者,人类只能为自己“言说上帝”的行为进行辩白,即澄清我们语言中上帝这一术语的用法,而上帝本身并不需要依赖于人对他的辩白。

美国当代重要的宗教哲学家普兰丁格(AlvinPlant -)在尝试回应苦恶难题之前,也以类似的方式批评inag

了传统的神义论,并提出了自己关于恶难题的“辩护()”方案。我们将会看到,普兰丁格区分了“上defense,他把神义论当作一种特殊帝”和“人类语言中的上帝”人类言的言说方式来考察,而达到了如下的结论:从“上帝”确实存在说上帝”中所产生的矛盾,不能推出“

着矛盾;换言之,人类关于上帝的言说,不能代替上帝的自我言说。他提醒基督徒注意,如果上帝没有启示恶的奥秘,他们就不应仅依靠理性来言说这个奥秘。本文将主要阐述普兰丁格这一方面的思想。

一、普兰丁格对传统神义论的批评

普兰丁格这样描述传统神义论:“当某位有神论者回’‘答诸如‘恶来自哪里?为什么上帝允许恶’此类的问

”确实,基督徒想尽可题时,他就在给出一个神义论。

能详细地知道上帝为什么要允许恶,特别是那些就发生在自己身边的特定的恶/苦难──譬如自己好友突然发生车祸的原因。但普兰丁格认为这只是人类自己的一厢情愿,因为这相当于假定,如果上帝有允许恶/苦难存在的充足理由,那他就必须要启示给人知道。显然,这种假定不足够充分,上帝当然可以对人类(暂时)隐瞒他这样做的真正动机,如果他不启示,则人类就无法知道恶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普兰丁格论神义论 -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 (共4页,当前第1页)

普兰丁格论神义论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