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川文字书画稿件

“修已”炼得精气神

“墨池常润,书理日明,书功渐进,求与人异”。

作为书家,须每日在笔砚中修行磨炼,洗得躁气全无。进而行达淡中生静,静处生定,定而生慧的书香妙境。

先哲老子对“致虚守静”更有精到的论说,“人无清静,无法凝炼内在的生命深度,无法发展主体的精神空间,只有清静,才可使心灵净化,才可使道德升华。”

古人又曰:“书为心画,艺以载道”。“有境界自成高格”。

面对一张空白的宣纸,就像一张巨大的考卷,要你填满人生的内涵,在黑白间的浪漫与追求。

自己近四十年的笔墨绘事,砚田“修己”,深感书画乃是人感情之凝聚,灵魂之渲染,人格之表现。可谓是“以身许画,以德畜之”。

一幅好的画,自然要诗的意境,书的博大,歌的韵味。诗家沉雄逸迈之篇章,乃是画作筋脉源头之活水。

近日书友全秉荣先生铁笔流韵,墨香盈盈,为本人画作《高原苍松》题诗一首。诗云:“独冠群峰墨绿浓,栉风沐雨傲苍穹,君怀万像观天下,纵笔千秋写劲松”。

诗中洋溢着淳朴大爱,一种万劫不灭的灵魂轨迹在笔墨间闪光耀动。

让人看出诗人高远的风物眼量和画作举万物形神的艺术境界。

观油松王,访油松王,画油松王。在蛮荒的梁峁上就能瞻望他的全貌到后来被那些庙宇殿墙圈围起来的十余年里,自己以敬畏之心数次前往实地,用心用笔记录着他的风雨苍桑、传奇色彩,直到绘就《高原苍松》一图。

睹画生情,诗人对诗句逐字推敲,末句要写“纵笔千秋挺劲松”。吾言应写“写劲松”,虽说一个“挺”字,让人感到有壁立千仞之势,却无一个“写”字来的有内涵。一个写字,扬扬洒洒要写出多少劲松的千古风韵和传奇。

一个“写”字也道出自己潜心习字学书数十年,以书入画,在清脱平和,无任何世俗之烦的心镜中与天人同构此高华逸迈之境的辛劳与喜悦。

秉荣先生听之,一悦,信笔将“写”字跃然纸上。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自己喜欢画白山羊,对鄂尔多斯白山羊情有独钟,不只是因它有一身被誉为纤维钻石的绒毛,而是它那佇立在高原风中飘逸静贤的君子气度。

书画同源,是说传统的中国绘画和书法有很多相同之处,尤其是用笔方法上如出一辙。 以书入画,以画入书是自己乐此不疲的尝试和追求。

观笔下画中神情各异的山羊,就是行草笔意的挥洒和塑造。笔到情致让画中的鄂尔多斯白山羊独具风采,形神皆备。

潘天寿先生说:“无灵感,既无创造。无技巧,既无绘画。”绘画是想法第一,技法第二,

李银川文字书画稿件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