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结束的生命——浅论萧红作品中的男性形象

萧红,一位传奇的女作家,短暂的创作生涯,却让每一位读过她作品的人有着长久的记忆。无论是《生死场》中的"生"与"死",还是《黄河》中的"阎胡子";无论是《北中国》中的抗日英雄,还是《呼兰河传》中坚忍的"冯歪嘴子",萧红无一例外的为我们呈现出了一个个真实、鲜活而有生命的个体。试从萧红创作中呈现出的"男性观"这一角度,从其作品中由对男性的憎恶,到对男性的欣赏这一渐

21 0 2年第 l 6期 总第 12期 6

经济研究导刊

E CONOMI S C RE EARC GUI H DE

No 1 201 .6. 2 S fa . 6 e lNo 1 2 i

不 曾 结 束 的 生 命

浅论 萧红作品 中的 男性形 象

李 璐

( 龙 江 科 技 学 院 , 尔 滨 10 2 ) 黑 哈 5 0 7

要: 萧红 , 一位传 奇的女作 家, 短暂的创 作生涯 , 却让每一位读过她作品的人有着长久的记忆 。无论是 《 生死

场》 中的“ 与“ , 生” 死” 还是《 河》 黄 中的“ 阎胡子” 无论是《 ; 北中国》 中的抗 日英雄 , 还是《 兰河传》 呼 中坚忍 的“ 歪嘴 冯

子” 萧红无一例 外的为我们 呈现 出了一 个个真 实、 , 鲜活而有生命的个体。试从 萧红创 作 中呈现 出的“ 男性观 ” 这一 角 度, 从其作品 中由对 男性的憎恶 , 到对 男性的欣 赏这一渐 变的过程 , 阐释 萧红笔下的 男性观念 , 来 来揭 示萧红 内心深处

的 男性 观 以及 探 究 形 成 这种 创 作 思路 的 原 因。

关键词 : 活; 蛮: 鲜 野 坚韧 中 图分 类 号 : I 2 文献 标 志 码 : 文章 编 号 :6 3 2 1 2 1 )6 0 3 — 2 A 17 — 9 X(0 2 1— 2 0 0

伊莎贝拉 阿言德《 无法结束 的生命》 中说到 : 有种秘 密

的故事 , 始终隐藏在心灵的阴影后面 , 它们像活生生的个体 , 会 生根 , 会生 出触须 , 从头 到尾覆满赘疣和寄生虫 , 渐变成 逐 噩梦的素材 。要 消灭 这种记忆 的恶魔 , 有时必须用故事的形 式把它说 出来Ⅲ 。

替她请神 、 烧香 , 也跑 到土庙前索药。 后来就连城里的庙也去 烧香 。 再后来 , 丈夫对她失 去了耐心 , 打她 , 还 不给她 吃喝, 撤 去她 的被褥 , 只让她依着冰冷的砖 块。这种失去了人性 的男 人是如此 的对待着 自己的妻子 , 得“ 的眼睛 , 使 她 白眼珠 完全 变绿 , 整齐 的一排牙齿也 变绿 , 她的头发烧焦 了似的紧贴 住

贫 穷无 知 中带有 野蛮气 息 的男性

头皮 。 她像 一只患病 的猫儿 , 孤独而无望” 直到死去 , 。 葬在荒 山下 。 这里我们看 到的是强壮男性 对弱小女性实施的暴力和

蔑视, 对这些女 人来说 , 间的爱情 享受却要 付 出的一生 的 瞬 代价 。 而对于男人来说 , 女人 、 家庭和孩子不过是他们生命 中

在 萧红 的创作初期 , 我们可 以在她的作 品中清楚 的看到

些在贫穷无知之 中带有着 野蛮气息 的男性形象 。 生死场》 《

中金枝 的丈夫成业 , 在结 婚之前便使金 枝怀 了

孕 , 在金枝 生

产之后不久 又摔死 了 自己的女儿 , 成业眼中的金 枝不过是满 足 自己性欲 的工具 , 不过是长着乌黑的长头发的能够劳动的 年轻姑娘 。王婆 的丈夫赵 三 , 一个一向都没有太多男子气 概 的人。 在王婆服毒的晚上 , 他只顾责 骂王婆吵 了他 睡觉 , 根本 没有感觉到王婆 的异常 , 当他后来没 有听到什么声 响 , 以 便 为王婆是躲 到柴房里去 的。当大家等着王婆断气 的时候 , 赵 三“ 捻着烟袋来 回踱 走 , 过一会他看到王婆仍少有一点气息 ,

的一个又一个过客 , 在他们 的生活 中是 可有可无 的 , 是用 来

发泄 和出气的工具 。 萧红在描绘老爷庙 和娘娘庙 的一节中用 其讽 刺的语言形象为读 者道 出了男性 的粗鲁 与野 蛮 :男 人 “

打女人是 天理应该 , 神鬼齐一。怪 不得那娘娘庙 里的娘娘 特

别温顺 , 原来是 常常挨打 的缘故 , 可见温顺也 不是什 么优 良 的天性 , 而是被打的结果 , 甚或是招打 的原 因。” 两句简短的 话语 , 辛辣 而有力 , 形象而逼真 !

《 生死场》 中萧红对男性 的描写是充满 了敌意的 , 是充斥

着愤怒之情 的, 那为什么萧红 笔下 的男性会 透视出如此的无 知野蛮呢?马斯洛讲 , 有五种不 同层 次的需要 , 人 它们分 别 是: 生理需要 、 安全需要 、 爱与归属 的需要 、 尊重的需要 和 自 我实现 的需要 如果这些需要不 曾被满足 , 。 那么便容易形成

气 息仍 不断绝 。他好像为 了她 的死等待 的不耐烦似的 , 困 他

倦了, 依着墙瞌睡” 。在这段文字 中 , 夫妻间起码的感 情都 已 不复存在 , 赵三是在不耐烦 的等待着 自己的老婆断 气 , 得 等 心急如 焚。当王 婆活动着想起来 的时候 , 赵三却认 为是死 尸 还魂 , 便借着酒劲拿过扁担 , 用他 的大红手把扁担压过去 , 扎 实的刀一般 的压 在王婆 的腰 间。在这一 系列接二连三 的动 作 , 我们 感受到 的是一个 麻木 的男人 , 让 因为 自己的老婆 死 的不利索而如此的气愤 。 如果说上述两个男性形象是带有着 野蛮色彩 的, 那么月英的丈夫便是 一个 地道 的缺失 了人性 的 人物 。这个渔村最美丽的女人不幸得了瘫病 , 起初她 的丈夫

收 稿 日期 :0 2 0 — 6 2 1 —4 0

缺失性体验 。与很多有着缺失体验的作家相 同, 萧红一直是

个 生活在无爱和缺少安全境遇 中的人 , 可以说 她的作品是

渴望着温 暖和安全 的集合体 , 是宣泄现实的冷酷与憧 憬着美

好未来 的试验 田。萧红 出生在一个没落地 主的家庭 中, 无论

是父母 还是祖母都缺少 着亲情观念 , 在萧 红所写 的《 永久 的

憧憬 和追 求》 , 里 曾经这样 记述过她父 亲的为人 :父亲常 常 “

作者简 介: 李璐 (9 1 )女 , 18 一 , 黑龙江哈 尔滨人 , 士, 硕 从事 中国当代文 学研究。

--— —

2 30 -— - —

不曾结束的生命——浅论萧红作品中的男性形象

不曾结束的生命——浅论萧红作品中的男性形象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