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黑飞”可能涉及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要担刑责

无人机“黑飞”可能涉及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要担

刑责

随着科技的逐渐发展和普及,原本属于高端人员才能“玩得起”的无人机,也渐渐走入寻产百姓家,成为航模爱好者、摄影达人的新宠。市场上的无人机价格不等,少则几百元,多则上万。有些无人机配置较高,最大图传遥控距离可达5km。高空航拍的效果自然震撼,但这也带来了新问题,如果无人机失控坠入人群,或者在飞机的航道乱飞,那么很可能会危害公共安全,更有甚者,可能会因此承担刑事责任。

本月的17和18日,成都双流机场净空保护区域连续发生两起无人机干扰航班飞行的事件,造成多架航班不能正常降落,严重扰乱了民用航班的飞行秩序。对此,成都市公安局决定以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对这两起案件立案侦查。

将操纵无人机“黑飞”的行为纳入刑事法律的规制范围,这早有先例。

早在2015年4月13日,北京市平谷区人民法院就对一起利用无人机非法航拍测绘的案件以“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对责任人判了刑。

经查,此案中涉及的航模飞行机,展翼2.6米,机身长2.3米,高约60厘米。在当天的飞行拍摄过程中,这架航模飞机被解放军空军雷达监测发现为不明飞行物,后北京军区空军出动直升机将其迫降。非法航拍致多架次民航飞机避让、延误,造成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达18148元。北京军区空军组织各级指挥机构和部队共1226人参与处置,两架歼击机待命升空,两架直升机升空,雷达开机26部,动用车辆123台。基于以上事实,法院一审认定,郝某等三人违反民用航空管理法规,在未经有关部门许可且未取得无人机驾驶员资质的情况下,擅自操纵无人机进入首都空中管制区,造成严重后果,已构成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情节较轻。法院同时指出,三人作为长期从事无人机航拍测绘人员,应当知道国家对民用航空的相关管理规定,三人已经预见到自己的行为可能发生危害公共安全的后果,却轻信能避免这种结果发生,主观上属于“过于自信的过失”。三人所属的国遥星图公司受委托从事航拍测绘业务,为确保飞行安全,有义务确认本次航拍是否申请了空域以及相关手续,但无论本案空域的申请责任是在该公司,还是委托该公司从事航拍的委托单位,均不影响对三人主观过失的认定。法院结合各项因素考量,分别判处郝某、乔某、李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

自2009年以来,《民用无人机空中交通管理规定》、《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低空域使用管理规定》等规定陆续颁布,但对于大多盘旋在500米以下的无人机管理、空域划定、安全范围等都没有具体的操作办法。14年5月15日,中国航空器及驾驶员协会发布《关于举办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教员培训班的通知》,这是该行业第一份关于无人机人员资质的规范,而至今尚无关于无人机机型方面的规范。

而从刑法规范的层面上讲,所谓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指以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危险物质以外的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该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过失,包括过于自信的过失和疏忽大意的过失,即行为人对其使用其他危险方法可能发生的危害公共安全的严重结果已经预见,但轻信能够避免;或者应当预见这种严重结果可能发生,因为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以致发生了这种严重结果。亦即,如果无人机操纵者在操纵无人机进行高空飞行时,已经遇见可能会发生无人机坠落砸伤人群、砸毁财物,或者其飞行可能影响其他航空器正常飞行等情况,却轻信可以避免,抑或操纵者本应预见可能会发生危害后果,却因疏忽大意没有预见的,一旦造成严重后果,则可以用上述刑法条文予以规制。所以说,小编在此提醒各位无人机爱好者们注意,“黑飞”不仅违规,更可能违法。因航拍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无人机“黑飞”可能涉及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要担刑责 (共2页,当前第1页)

无人机“黑飞”可能涉及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要担刑责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