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伤寒论_不寐症证治浅谈

新中医

·

_伤寒论_不寐症证治浅谈

_伤寒论_不寐症证治浅谈

_伤寒论_不寐症证治浅谈

232·

2014年8月第46卷第8期

August2014Vol.46No.8

JOURNALOFNEWCHINESEMEDICINE

《伤寒论》不寐症证治浅谈

薛德馨,张兆锦

武威市人民医院,甘肃武威733000

关键词]不寐;《伤寒论》;病因病机;治疗方法[

[中图分类号]R222;R256.23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0256-7415(2014)08-0232-03

DOI:10.13457/j.cnki.jncm.2014.08.104

古今医家对不寐症的病因病机有虽有诸多见解,但均认为“阴阳失和,阳不入阴”是基本病机。在正常情况下,卫气昼行于阳经,阳气盛则寤;夜行于阴经,阴气盛则寐。如机体阴阳失调,阳不入阴则产生不寐,即现代医学所称的失眠。近年来,伴随社会竞争的日趋激烈,心理压力加大,生活节奏的不断加快,不寐的现象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它已成为影响人们身体健康、生活质量和工作效率的重要问题。张仲景《伤寒论》对不寐一类的病证的阐述,既有以不能获得正常睡眠为主要临床表现者,也有因其他病痛所苦而致者,在临床上对于不寐症的治疗别具一格,浅谈学习体会如下。1《伤寒论》关于不寐症病因病机的认识1.1

阴阳失调

《灵枢·邪客》云:“卫气者……昼日行于

阳,夜行于阴,常从足少阴之分间行于五脏六腑。……今厥气客于五脏六腑,则卫气独行其外,行于阳,不得入于阴。行于阳则阳气盛,阳气盛则阳跷陷,不得入于阴,阴虚故目不瞑。”《内经》中对不寐症的病因病机探讨认为与阴阳理论有关。张仲景对于不寐症的认识不仅源自《内经》的阴阳平衡理论,同时也具有明显的六经体系特征。柯雪帆[1]认为,阴阳胜复是《伤寒论》的理论基础。陈治垣[2]认为,《伤寒论》以三阴三阳作为辨证纲领,就是本于阴阳离合的理论。但是这一阴阳的消长变化是与脏腑、经络密切关联的,故《伤寒论》对不寐症的认识与《内经》偏重于营卫阴阳较宽泛的理论论述相比,则更具深刻的临床意义。张仲景所论的气血阴阳是与伤寒六经病证相联系的病理状态的指称,因而具有更为实在的临床指导意义。阴阳是六经辨证的基础,但同时也被六经赋予了不同消长变化特点。张仲景认为,不寐症是阴阳失调所致,但又有明显的六经辨治理论的特点,太阳病、阳明病、少阴病和厥阴病皆可引起不寐。因此,从阴阳六经辨证对不寐症的治疗提出了新的治疗思路。

1.2脏腑功能失调目前,对不寐症的病机认识有阴阳学说、

营卫学说、神主学说、脑髓学说、魂魄学说等[3],其中神主、脑髓、魂魄等学说都认为,睡眠和脏腑功能特别是心脑有密切关系。张仲景对不寐症的认识贯穿了阴阳学说、营卫学说、神主学说等。张仲景认为,邪客脏腑会影响卫气运行,卫气运行失常,则发生不寐。热郁胸膈、心神被扰的栀子豉汤证(第78、221条)和栀子厚朴汤证(第79条)等,这两个方证提出一个重要的兼症为烦躁,烦躁是与精神情志相关的发病学特点,情志不遂,暴怒伤肝,肝气郁结,肝郁化火,魂不能藏,火热上扰心神,魂不守舍而不寐。还有“怅怏不得眠”(《伤寒论·辨不可下病脉证并治第二十》),“怅怏”是一种郁郁而不乐的精神症状,足以说明张仲景对于不寐一类的病证与神志失常,脏腑之神不得居其位有了更加明确的认识[4]。《伤寒论》有心肾不交、阴虚阳亢的黄连阿胶汤证(第303条),则认为心肾不交,肾水不能上济于心、心火独亢所致脏腑功能失调,对于失眠的影响更为直接。《伤寒论》提出不寐的病因很多,病位主要在心,与肝、脾、肾密切相关,其病机不外心胆脾肾脏腑功能失调,阴阳气血失和,以致心神失养或心神被扰。2《伤寒论》不寐症证治2.12.1.1

失治误治

太阳病失治误治

汗后亡阳,虚阳上扰而致不得眠。

“若复服,汗多亡阳,遂虚,恶风,烦躁,不得眠也”(第38条大青龙汤方后注)。又“医谓有大热,解肌而发汗,亡阳虚烦躁,客热在皮肤,怅怏不得眠”(《伤寒论·辨不可下病脉证并治第二十》),以及“下之后,复发汗,昼日烦躁不得眠……干姜附子汤主之”(第61条)。

阳虚血少,汗后血虚阳虚更甚,虚阳上扰而致不得眠。“脉濡而弱,中风汗出,而反烦躁,涩则无血,厥而且寒。阳微发汗,躁不得眠”(《伤寒论·辨不可发汗病脉证并治第十

[收稿日期]2014-03-13

[作者简介]薛德馨(1951-),男,副主任医师,研究方向:中西医结合治疗脾胃疾病。

_伤寒论_不寐症证治浅谈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