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怀人生

感怀人生
人于孤身逆旅中最易感怀人生,况且,我又何时不是孤身,何时不在逆旅呢?
月亏了能再盈,花谢了能再开,可是,人别了,能否再见?!心碎了,能否再哀?!
开谢盈亏,花月依旧,几度离合,何许方休。
我的情感和爱恋都是早熟的,可感情和恋爱却永远也成熟不了,比起冷静的人,我
有太多的情感,比起放纵的人,我又过多的爱恋,或许,这就是我的不幸。
我生活在我的思想中,偶尔将我拉出来的人,是救星,还是仇敌。逃脱了思想的空灵,
游离于黑夜,是追寻,还是死去。
有时候,我觉得世间的一切观念在我的头脑里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都成了毫无意义
的声音和符号,于是,我感到一种解脱,可又感到一种惶恐。我曾预感,心灵在进入永恒的黑
夜之前,会有一个耀眼的白昼,在温暖的暴晒下,没有阴影,没有遗憾,没有哀伤,没有苦恼……
而享受其中的我,却突然发现,情感、爱恋都消逝了,但躯体还活着,活的如此单纯,坦然。
当我无意中发现那个曾几度爱恋和疼爱的人已融入了另一个空间,安详于另一个襁褓时,
惊恐的同时也解脱了,那些在记忆中一直翠绿诱人的往事便也突然的褪色凋零了,残留的只有
过往的回忆,欢乐的回忆夹着忧伤,痛苦的追念搀着甜蜜,然而,两者同样令人叹息,因为我
无法用回忆来留住逝去的人,品位逝去的甜蜜记忆。
有时候,最艰难,最痛苦的事情是做决定,一旦做出,就算硬着头皮也要接受,因为有些
事即使错了也不应去纠正,那样会犯新的、更严重的错误。
失意后衰竭、麻木、怨恨……这样的表现与情感无缘,失意后依然露出健康、灵动、
宽容的微笑才是情感的所诉所求。
我时刻听见记忆的流逝声,这使我与自己的情感保持了一段距离,无论何时,都对
自己的痛苦和欢乐持一种嘲讽、悲悯的态度。我既沉溺,又超脱。我常常大悲大欢,


但在欢乐
时会忽生悲凉,在痛苦时又有所慰藉,我发现,此时我的灵魂不属于肉体之中,而是凌驾于肉体
之上,俯视着肉体的遭际。我生存的不完全,一半留在天堂,于是另一半也就不能再尘世安居,
而是落入了地狱。
终于安静了,许多天来,我一直盼望这一刻圣洁的安详,为了将灵魂安放其中。

感怀人生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