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跑跑辩论

辩论赛正反方

范跑跑(范美忠)辩论

四川省隆昌人,1992年毕业于隆昌二中考入北京大学,1997年北京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到自贡蜀光中学当教师,不久他因为课堂言论辞职,后辗转深圳、广州、重庆、北京、杭州、成都从事媒体、教师行业,曾在《中国经济时报》、《南方体育》等媒体任编辑,发表过《追寻有意义的教育》、《〈过客〉:行走反抗虚无垃圾》、《〈风筝〉:灵魂的罪感与忏悔意识》发的飞、《用观念打败观念——读〈哈耶克传〉》,在天涯BBS,第一线教育论坛等都可以搜索到范美忠的文章。

一、你认为不尊重自己生命的人,有能力去捍卫他人的生命吗?

二、你认为尊重自己生命的人在自己生命受到威胁时,还有义务去解救他人吗?

三、你为什么觉得去救孩子就是道德的,救自己就不道德?

四、如果教师生命与孩子生命都受到威胁,为什么教师一定冒着生命危险去解救孩子?但是为什么当我们孕妇在手术台上时,老婆和孩子都有生命危险,我们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舍小保大?

五、难道当今世界上说真话都没有立足之地吗?

六、话说地震给不同的人体验程度不一样,有人一摇就感觉要被踏的感觉,有些人觉得还要摇很久,请问你如果你是第一种人,让你去救第二种人,你会去救吗?(我说大家想想就可以了,你是不是当事人,你也不明白那种感觉)

七、为什么每天有那么多在医院没钱治病,活生生被抬出医院等死,却没有人去批评医院,没有人批评政府做的不到位,没有人去捐钱帮助呢?

1、开宗明义,我同意“跑跑”的观点,教师并不是什么神圣的职业,它和其他诸多的职业一样,首先是人们谋生的一种手段和途径。如果教师职业是神圣的,那么每一个职业都是神圣的。教师这个职业充其量只是具备了一些职业特殊性而已。

现在社会高唱教师的职业道德,在某种程度也是既得利益者对教师进行的一种道德绑架,这里的既得利益者是谁,就是能从中获利的人,也是那种师德口号喊的最响的人,包括了一部分教师队伍中的内部人士。对教师束之师德,对他们是最好的保障,一切责任尽可推在师德之上。并且希望、要求在关键时候教师能够牺牲个人利益来维护他们的利益。在他们的眼中,嘴里出现最多的只有教师的义务和责任,丝毫听不见权利二字。如果教师职业是神圣的,那为何只见神圣的义务不见神圣的权利。所以当地震来临事,教师出于本能夺路而跑的时候,这些既得利益团体,传统道德的卫教士们才会义愤填膺的,道貌岸然的以一种痛打落水狗的姿态对范跑跑进行批判,更要求教师应向“谭千秋”之类的神圣英雄学习。在这里我声明,我不反对教师应有的职业道德,甚至我很赞同。但是,教师的职业道德和操守不应该建立在损害、牺牲教师利益、权利基础之上的。就象集体主义的利益不应该以牺牲个人利益为基础(集体主义也不过是一群人为了个人的私立集中在一起罢了)。尊重人的生存权是最基本的人权,当一个教师也面临着生命的危险,他先自救有什么过错吗?人首先是一种直立行走的动物,其次才是具有高级智慧的动物,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一种动物而已。脱离了人的动物本能而来谈人的社会性的论据是根本不能成立的。因为没了动物本能的那不是人,是神。我们的社会,或者说主流的价值观最喜闻乐见的是牺牲自我保全他人或集体。所以,人们常常感动于退休老人为地震捐出所有养老积蓄,乞丐捐上了百元大钞。当某富豪、名人之捐了几十万便被谴责。像谭千秋这样的人和事固然可敬,但是每一个独立的个体都是应该被尊重关怀的。假如捐款救助灾区是人道主义的体现,难道当一个老人或乞丐为此失去生存的保障的时候就不需要人道主义的关怀了吗?同时我想只要王石、马云他们的收入是合法的,他们的财产就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如何支配他们的财物是他们的权利,更何况捐款本身就是本着自

范跑跑辩论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