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祺瑞的另一面

段祺瑞的另一面

作者:施晓宇

来源:《文学教育》2013年第08期

(一)

我在大学是学历史的,虽然后来我知道历史和政治一样,很多时候是肮脏的,是可以任人涂抹的。所以当年福建长乐人、大汉奸梁鸿志在1946年11月9日中午于上海提篮桥监狱被枪毙前一小时留下的遗言就说到:

“这个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最肮脏,男人却最愿意搞,一是政治,一是女人的……”

但是我认为凡事总有个度。无论历史,无论政治,无论你怎么修改、变更、涂抹,总要公正才好。可惜在很多时候,要做到这一点很难。比如看到杜婉华在2009年第5期《炎黄春秋》发表的文章《另一个段祺瑞》,就让我大吃一惊,知道了另外一个更为真实的段祺瑞。 说到段祺瑞,“天下谁人不识君”。段祺瑞的出名,我最早是在福州一中读高中的时候,课文里有一篇鲁迅写的《记念刘和珍君》,这是鲁迅先生在1936年闻听“三·一八”惨案的噩耗之后于4月1日写下的悲愤之作,并称惨案发生这一天为“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

“我在十八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群众向执政府请愿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卫队居然开枪,死伤至数百人,而刘和珍君即在遇难者之列。”

我从此记住了大军阀、大刽子手段祺瑞的名字。也记住了“三·一八惨案”的由来。 (二)

1926年3月,张作霖在日本帝国主义支持下进兵关内。这是奉系军阀在出卖森林、铁路、矿山等国家权益后换取日本的巨额贷款来推行的一场内战。这是典型的卖国主义行为,委实可耻。冯玉祥率领的国民党军队遂同奉军作战(倒也不算爱国)。日本帝国主义则公开援助奉军,派军舰驶入大沽口,并炮击国民军,致使守军死伤十余人。国民军立即开炮自卫还击,将日舰逐出大沽口。日本人认为国民军破坏了《辛丑条约》,与英、美、法、意、荷、比、西等8国公使,于3月16日向北洋军阀段祺瑞执政府发出最后通牒,提出拆除大沽口炮台等种种无理要求,并限令48小时内答复,否则以武力解决。

照理说,自古“春秋无义战”。这回直奉两军的第三次内斗,谁是谁非本来说不清楚,可是奉系军阀出卖主权和中国权益是不能容忍的。更不能容忍的,是中国人自己的内战,你东、西方列强在中国的领土上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护甲打乙?你凭什么发出霸道无耻的“八国通牒”?这自然激起了中国人的强烈反对。

段祺瑞的另一面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