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分红能力之理论研究_谢德仁

企业分红能力之理论研究_谢德仁

企业分红能力之理论研究

谢德仁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100084)

*

【摘要】本文对企业分红能力进行理论研究。本文首先较为深入地研究了自由现金流之界定与计量问题,并创新性地提出和研究了自由现金和现金增加值的界定与计量问题,然后提出了关于净利润、留存收益和利润分配之本质的新见解。基于自由现金和留存收益概念及其本质理解,本文研究提出,企业分红能力是指,企业股东是否有在正值的留存收益边界内可持续地分走企业自由现金的能力;企业在某个时点具备分红能力的充要条件是企业留存收益为正值的同时还拥有源自自由现金流的自由现金,亦即,企业分红能力受制于源自自由现金流的自由现金和留存收益这双重边界。【关键词】分红能力

自由现金流

自由现金

留存收益

剩余索取权

一、问题的提出

自2008年以来,我国资本市场与上市公司治理最热门的关键词之一就是“分红”(本文中分红系指现金分红),证监会和证券交易所已陆续出台多项监管规则来促进上市公司分红。从证监会发布的上市公司分红统计数据来看,这些监管措施似乎取得些许监管成效且分红数据也渐次乐

①但是,我们不由会问,且不论上市公司主观上观起来。

是否具有分红意愿,仅从客观角度看,上市公司真有较强或很强的分红能力吗?要从经验数据研究上市公司是否具有分红能力,则首先需要从理论上厘清企业的分红能力及其决定因素。企业若想分红,必须有正值的留存收益(而

②这一点对于投资者和资本市场而言不仅是利润为正值),

属于基本常识,故本文对此不予赘述。本文欲要详析的是企业分红能力还受制于另一个关键因素,即是否有足够的源自自由现金流(freecashflow)的自由现金(freecash)。令人遗憾的是,对于自由现金流概念之界定及其计量至今在学术界尚未达成共识,甚至不乏一些错误的计量方法在流行着,对自由现金和现金增加值概念界定及其计量的讨论则基本未展开。故本文将尝试通过从理论上厘清自由现金流、自由现金、现金增加值的概念,讨论其具体计量方法,提出关于净利润、留存收益和利润分配之本质的新见解,然后基于自由现金和留存收益来从理论上厘清企业的分红能力。

除本节外,本文还包括4节。其中,第2节界定和计量自由现金流;第3节界定和计量自由现金;第4节厘清

企业的分红能力;最后为结论。

二、自由现金流之界定与计量

虽然收付实现制(现金制)在会计上的采用历史更为悠久,但权责发生制(应计制)却具有后发强势。因为自1930年代以来,基于权责发生制的利润表(损益表)一直占据着财务会计发展的中心(尽管1970年代之后FASB着力推进以资产负债表为中心的财务会计),而1980年代末才开始有会计准则要求和规范编制基于现金制的现金流量表,且因使用习惯等原因其受重视程度尚未能与利润表乃至资产负债表等量齐平。这致使会计界对“净利润”和“留存收益”概念及对它们的计量与编报等方面内容有深入地研究,但对于“自由现金流”和“自由现金”概念及其计量和编报等方面的研究却有待深入。正因如此,我国业界都很熟悉留存收益小于零的企业不能进行分红,但对于虽有正值留存收益却缺乏自由现金(更准确地是源自自由现金流的自由现金)的企业也不能进行分红的理念却几近闻所未闻。这进而导致我国资本市场利益相关各方对企业分红及分红能力的关注长期以来基本上着眼于利润和留存收益,而忽视自由现金流和自由现金,如《公司法》和相关监管规则及公司章程等都是把公司分红与净利润及未分配利润指标挂钩,基本上没有与自由现金流和自由现金挂钩。这一结果很可能会致使我国企业存在或轻或重的超过分红能力之庞式分红问题。为此,本文先尝试研究清楚自由

本文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批准号:71172010)、教育部高等学校博士学科点专项科研基金(项目批准号:20100002110060)

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①②

,2012年5月9日,证监会网站。相关数据可参“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就上市公司现金分红答记者问”

本文为行文简单起见,不详细区分盈余公积和未分配利润。

你可能喜欢

  • 企业管理指标
  • 企业发展能力分析案例
  • 研究生创新能力
  • 企业管理者应具备技能
  • 断路器分断能力

企业分红能力之理论研究_谢德仁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